微醺的黄哥

李小走 4月前 ⋅ 121 阅读

你们可能知道,我爱小酌,也偶尔会宿醉。

记得大概得有半年前跟黄哥聊天时,她说,你今天公众号日更不错。

我向来总是觉得别人夸我夸的不够的。

所以,我追问说,怎么就不错了呢?

黄哥说,像是喝了一壶好酒。

我翻阅了手机,包括朋友圈和百度云,却没有找到一张我拍的黄哥。

然后,我就开了瓶红酒。

认识黄哥的很多小伙伴,总是先听说黄哥的名字,再有幸见到黄哥其人。

当然,也有很多听过没见过的,恰如看这个的你们。

彼时,在老钱,钧锋等人的努力下,美团和大众点评已经合并。老钱去了亲子部门,我转岗去了教育培训。

而黄哥,是深圳教育培训的小伙伴。

我是个事业心不强,上进心疲惫的人, 黄哥不然。

我虽然不记得黄哥具体生于哪一年,但是刚毕业没两年。

听说黄哥是因为黄哥业务能力突出,一个人收款甚至超过我们团队小伙伴的总和。

当然,并不是因为黄哥的业绩,而是黄哥不小心进了全国大客户部。

大KA。

第一次差点见黄哥是因为黄哥搞定了大胡子培训学校,宋山木,要全国各地飞来飞去各个校区去培训商户通,还是推广通。

那天时候我已经离开了点评,是个寒冷的晚上,我忘了是年前还是年后,应该是2016年。

黄哥在泉城路全季定位发了个百无聊赖的朋友圈。

为此我跟黄哥简短寒暄了两句。

再见面已经是在厦门,黄哥来我们公司入职。

黄哥的长发印象之厦门茅庐印象

 

 

彼此,黄哥结束了上海的KA生活,也结束了漂泊,刚好空挡,被大薇姐忽悠到我司施展抱负,为此我们三个人成了个三人斗地主群,又名百万富翁。

那几天是快乐的。

毕竟我没有工作任务,上班跟黄哥一起抽烟,下班跟黄哥一起喝酒,翘班跟黄哥一起喝咖啡。

我们聊了很多,大概我都忘了,聊到了各自的过去和现在。

对了,黄哥是个温和的姑娘,并不会有湖北人九头鸟的精干。

也是个温和型的销售,我才知道销售PPT原来是可以花钱买模板的。

 

短暂的几天逗留,我们还一起参加了公司的年会。

我倒是克制没喝酒,不过打包了几厅啤酒带回了酒店。

那天我在冬季的厦门像个孩子一样玩耍,而黄哥已经开始不断的打电话联系业务,准备开春大干一场。

 

送别黄哥的时候,我请黄哥吃了东北杀猪菜,两个人喝了一瓶42度牛栏山。

起初黄哥以为文艺的我应该是喜欢喝江小白的,殊不知,我内心是个暴躁的汉子。

 

18年,我一直在家办公,坐了半年黄哥送我的凳子。有种运筹帷幄联系业务的错觉。

黄哥为了自己的爱情,再一次深圳搬家去了广州。

下半年的时候,黄哥离开了我们公司,去了文艺的网易。

 

大概是一个人走到哪都能落地生根,这个人说的就是黄哥。

12月的时候,我去泰国蜜月,在广州中转两次,阴错阳差没能跟黄哥小酌。

我信息给黄哥说,我准备明天公众号写写你。

黄哥没理我。

而我,怀念去年冬天在厦门像个孩子一样的玩耍,每日小酌。

虽然错过了北方的冬天。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