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一次事故

再遇太难 13天前 ⋅ 56 阅读

 

我家有个用砖垒的灶台,是烧煤的。灶台边是煤池子,买来的煤混点土用水和上,然后再把和好的煤填进炉腔里。那灶台很大,冬天的时候,我爸喜欢蹲在上面烤火。我经常见爸妈往煤池子里倒水,于是我就尿在了里面,我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好,反正都是水。我妈很生气,她一本正经地说:“尿在煤池子里不好!”说那话的时候,神神秘秘的,仿佛有神灵的眼睛在看着我们。不能往煤池子里撒尿,意思就跟吃饭时不能在碗里竖起筷子一样。

我当时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外界的敏感度并不高,仍然尿急了便往煤池子跟前跑。有一次不知因为什么,我妈发了很大的火,她往灶里填了一铲煤,好像闻到了什么味,然后问我:“你是不是往煤池子里尿了?”

   “我没有!”我最近确实没尿。

   我妈生气地问:“没尿怎么会有一股尿骚味!”

她越说越气,我又没尿,所以懒得理她,突然她抓住我双腿,把我倒立在煤池子上。

  “你闻闻!你闻闻!”

   我的鼻尖已经沾上了煤,感觉粘糊糊的。我双手扑腾着,想去抱妈妈的腿,可是够不着。那乌黑的煤,好像一个无底深渊,就在我的眼前。我害怕极了,脑子嗡嗡地,这跟我从前看到的世界完全不一样。

我妈看我不扑腾了,便把我放了下来,我赶紧站起来,立在她跟前,低着头啜泣着。

“闻到味了吗!你尿的没?”

我光小声哭着,也不说话,我妈更生气了,她拿起煤铲子,用木把子戳我的嘴。

“你说话啊!哑巴了吗?”

我躲她戳,不知怎么着,一下冲我眼睛戳了过来,我吓了一大跳,居然不动了,那木把子正好戳在了我的眉心上。我妈也被吓了一大跳,她没料到我居然没躲,赶紧扔下煤铲子看我伤了没有,等我终于仰起头,睁开眼睛,她一下呆了,满脸惊慌,仔细端详了我好久。

那天晚上 ,我爸吃着饭,突然盯着我,问:“你眼睛怎么了?”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斜了,因为不疼不痒的,就没吭声。我爸又问我妈,我妈看了看我的眼睛,吃惊地说:“哎呀,这咋回事,好好的怎么就成这个样子了?”

第二天下午,我爸居然破天荒地把我领到了奶奶家,我大姑,二姑,三姑,小姑都来了。我一进屋,她们就把我围了起来,一齐盯着我的眼睛看。一下这么多人关注自己,我心里又慌又得意。她们看了我一会儿,满脸心疼,我三姑先转过了身,抽起了鼻子,等她回过头,我看到她眼睛红红的,我知道她哭了,但我很茫然。

奶奶压低声音问我爸:“我昨天听见迅儿在那边哭了,是不是你媳妇打娃了?”

“不至于吧!虎独还不食子呢!”我爸坐在椅子上,有点烦燥地说。

我二姑说:“带娃去看看吧,还有钱不?需要你就张嘴。”

我爸摆摆手,说:“家里还有点,不够了再说,别因为这再让姐夫和你生气。”

“……南官庄有个诊所,那大夫挺有名的,之前一直都是在县医院给人看病……”

那天姑姑们给我买了好多好吃的,我爸给我买了机器人汽水,还买了娃哈哈AD钙奶,我感觉自己好像过上了皇上一样的生活。

过了没几天,我爸骑着自行车,要带着我去看医生了,那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出门。这几天我爸对我出奇的好,路过村里小卖部的时候,又给我买了一瓶娃哈哈奶。爸爸骑着自行车,我坐在自行车的大梁上,喝着娃哈哈奶。我们出了村,到了土冈往右拐,上了张瑛路大坡,然后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到了一个叫南官庄的村子。

到了诊所门口,我爸把我从自行车上抱下来,我好奇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然后跟着爸爸进了满是药味的诊所。那个大夫约莫四十来岁,穿着白大褂,我看到他手上正拿着一个大大的针筒,一下子就插在了一个老头的屁股上,然后慢慢地把药推了进去。

等那大夫忙完,我爸赶紧满脸堆笑地问:“大夫,给娃看看眼睛吧。”

“眼睛杂了?”那大夫也不看我爸,径直跑到我的跟前,蹲下来盯着我的眼睛看,此时我正看着那个刚打完针的老头,他疼得直吸溜,哆哆嗦嗦地提着裤子。

“看这里,看这里……”那个大夫轻轻地对我说,在我眼前慢慢的挥他的手。

 我爸像等待判决一样,紧张地站在边上,满脸忧愁地看着我。

 那大夫看完,问我爸:“啥时候成这样的?”

我爸赶紧回答:“有三天了吧,我是下班才发现娃的眼睛斜了,以前都是好好的。”

大夫问:“好好的就成这样了?”

我爸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之前还好好的,我下了班一看,发现娃的眼睛就成这样了。”

那大夫看了看我爸,说:“这得做手术,孩子太小,也做不了手术,先观察观察,等过了八岁再去县医院看看。”

“还得做手术?”我爸被吓了一跳。

“也不一定的,有的孩子长大了,慢慢就矫正过来了。”

最后,药也没开,一分钱没花,我爸又把我领出了诊所。后来也不知怎么弄的,我就再也没有看过医生。我姑姑们用很长的时间问我那天到底怎么回事,最后总结了一句:“我的眼睛是被我妈被铁锨把戳斜的。”

“这以后娶媳妇都是个难事啊!”我奶奶愁得不行,满脸心疼。

开始我也不在乎自己的眼睛斜不斜,反而还有点高兴。因为自从眼斜了以后,我奶奶还有姑姑们都对我特别好,有好吃的先给我吃,有好玩的先给我玩。但很快,我就知道自己得意地太早了,以前我在村里瞎转悠也没什么人理我,现在是个人就拦住我,先是嬉笑,后又面带愠色地问:“你瞅我干嘛?”我回答:“我没瞅你。”

刚开始我也觉得没什么,直到下次碰到同样的人,他们还是会问:“你这娃,瞅我干啥!”我心里没好气地说:“我没瞅你!”然后快步地往前走,隐隐约约听到他们在后面叫我“斜巴眼”,这让我心里既难过,又无可奈何。

我天天盼望着过年,过年就可以吃好吃的,穿新衣服,放鞭炮了。可是每天都过得太慢太慢了,我总是抬头看那挂在天上的太阳,希望它跑得快一些。

我想快点长大,然后到处去玩,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巷子里上初中的哥哥姐姐们抱着一大摞书,行走匆匆,他们长得好高好高,我只能看到他们的鼻孔,什么时候我也可以长那么高?

   自从我眼斜后,几乎每个人都拿这个事笑话我,再加上我个子矮,巷子的孩子们给我起了五花八门的外号:“斜巴眼”“小低个”“小低炮”,我简直成了一个行走的笑话,这让我感到很自卑,越来越胆小,不过赵鑫从没有那样叫过我。

赵鑫比我大一岁,我每天像个跟屁虫样粘着他。我想长高,如果那样的话,赵鑫对门的那个男人就不会拔我萝卜了。我去赵鑫家里时,他对门的那个男人一看到我,便跑到我跟前,双手抱着我脑袋往起提,嘴里喊着:“拔萝卜!拔萝卜!”我十分讨厌它,也十分害怕他,所以每次去赵鑫家总左顾顾右盼盼,确认那家伙看不到我才赶紧往赵鑫家里跑。

   过年的时候,我爸妈又大吵了一架,不过,这我已经预料到了,因为从我记事起,每次过年都要大吵一顿,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呢?好像是因为我爸和妞妞的妈妈多说了几句话,我妈便不开心了,哭天喊地地又抓又咬。

  我妈站在窑里,叉着腰,气乎乎地问我爸:“你个不要脸,你给我说,你钻过她裤裆了吗?”

  我爸嘿嘿一笑,脑袋一歪,信誓旦旦说:“没有!我就钻过你裤裆!”

  “你笑!你笑个不要脸呢!笑!”我妈咬牙切齿地就扑到我爸身上又打又抓。

  我知道这是来真格的了,赶紧跑到我哥的跟前,我哥把我抱在怀里,我们俩一块看着这除夕的闹剧。

   其实小的时候,我和我哥的关系很不好,我们经常打架,可以说是天天打,一天打三回。我们打架的原因很简单,基本都是争吃的,争玩的。我打不过他,但总也吃不了亏。如果我感觉自己吃亏了,我便咬住他不放。我有多可恶呢?就算我哥不想和我一般见识,钻到被子里不理我,我也不会善罢甘休,我站在他身上又蹦又跳。有时候他实在懒得理我了,便就那样过去了,有时候被踩急了,他就从被子里钻出来,再把我打一顿,然后我就哭了,我妈和我爸就会把他打一顿,我一边哭,一边看着父母打哥哥,然后偷偷地冲他做鬼脸。

过年的时候,我三爸又没回来,我奶奶一个人在黑黑的屋子里早早地就睡了。不管我妈和我奶奶有多大仇,每年正月初一的早上,我爸都会带着我和我哥哥去奶奶家,先给我那没见过面的爷爷磕个头,然后再给坐在炕上的奶奶磕个头。我们父子三在我奶奶家吃过饺子,然后就去我大爸家。那时候我们两家关系还没有闹僵,所以每年过年的时候都会过去,过去还是吃饺子。

到了大年初二的早上,便要去姥姥家,我妈买了面包,糖,还有一些不知道啥东西。等这些东西准备妥当,我便坐在自行车的大梁上,我妈和我哥坐在车子的后座上,然后我爸脚一蹬,载着我们娘三就出发了。

到了我姥姥家,可以吃到好多我一年都吃不到的东西,比如牛肉,虾啊之类的。我大舅开饭馆,吃得是油光满面,二舅捣鼓农机,也是家镜殷实,三舅还没有结婚,整天弄得油头粉面,这儿跑跑那儿逛逛。同一天来的还有我大姨,他丈夫开了个造纸厂,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富人。我妈觉得自己寒酸,心里特别别扭,时不时就给我爸甩脸色,每年初二去完我姥姥家,我妈回来便要发脾气,和我爸大吵一架。

当最后一场雪化了以后,春天这个织毯女神便来了,她用麦苗一点一点地织,那田里的先是一层绿纱,然后越来越绿,越来越厚,也就一个来月的功夫,就变成了一张一望无际,绿油油,又厚又软的绿地毯。老人妇女们挎着个小篮子,散布在绿地毯的各个地方,从那毯子中间挖荠菜。切碎的荠菜放进面汤里发酵,就成了浆水,荠菜浆水面酸酸的,特别好吃。                         每到这个季节,哥哥便领着我去地里抓田鼠。但我们年纪小,提不动水,所以能看那些大哥哥们把一桶水灌进鼠洞里。不一会儿,一只眯着双眼的田鼠便爬出来了,那田鼠爬出来先扑腾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这时候,那些大哥哥们便把这只晕晕乎乎的小田鼠抓住了。

等到了六七月份,天气最热的时候,麦子就熟了。在烈日下,那一望无际的麦田,黄黄的,在风中起伏,好像闪着金色光辉的毯子。

麦收时节是一年最忙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学校会放半月的麦假。每天天不亮,我爸就忙活起来,架上牛车,带上镰刀,绳子,拉上我妈还有哥哥和我,去田里割麦子。当早上的太阳晒去了麦子上的潮气,我爸和我妈便在麦地里弯着腰,一手把麦子搂成一小捆,一手挥镰把它齐根割下。等割下的麦子差不多了,我爸把一根绳子铺在地上,然后把一小捆一小捆的麦子凑成一大捆,再把大捆的麦子放到绳子上,用绳子一捆,一捆百十斤的麦子就弄好了,然后我爸再把这捆麦子扛到牛车上。

我和哥哥抱了一会麦,便觉得无聊,跑到小树林折些树枝子做个帽子戴在头上遮凉。地里又热又无聊,我时常坐在地头,看那不远处的绵山。那绵山缺了一小块,看起来特别别扭,就像一块馒头被人咬了一口又扔在了地上。我一直纳闷那么大的山怎么会少一块,是水冲的吗?还是被哪位神仙抠了一块。

到了中午,那太阳像个大火球一样挂在天上,我感觉那火一直从天下往下落,爸爸和妈妈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我和哥哥也热得满脸通红,连玩的力气都没了,只想着赶快回家。

顶着烈日,割满一牛车的麦子,我爸便架上牛车往打麦场走。我们这有三个打麦场,村北两个,村东一个。今天割的是村北的麦,所以我爸便把麦子拉到了村北的打麦场。

等割上几天,一块地的麦子割完了,就要开始碾了。还是那头牛,拉着石碾子,转啊转,把麦杆子最后压成了扁的,然后我爸再用叉子把麦杆挑出来,最后就剩下了麦粒和麦壳。接下来便是扬麦,有风还好,没风就硬呛,用木锨使劲地扬。忙活一个月,地里的麦子才能变成麦粒。爸爸妈妈累得腰酸背疼,我和哥哥玩得不亦乐乎,在麦杆堆上打洞,然后钻进去捉迷藏。

等麦子晒干,便马不停蹄地要交公粮,爸爸每次都是拉满满一牛车麦子,送到粮站,然后家里就所剩无几了,只够一年多的口粮了。我那时候小,不懂事,感觉爸爸很傻,为什么自己辛辛苦苦种的麦子要给别人。

这个世界对此时的我来说,是残缺不全的,我有太多太多的迷惑,比如为什么大人表里不一,那些大人,我妈爸在的时候对我很客气,我爸妈不在的时候,就取笑我,拿我寻开心。为什么爸妈嘴上说要我长大了孝顺老人,而他们却不孝顺我曾奶奶,还有我没有惹巷子里的小孩子,而他们偏偏喜欢欺负我。

有一天早上,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我爸叫醒了我,我迷迷糊的,妈妈给我洗了脸,又擦上了雪花膏。然后爸爸领着我去了奶奶家,在那里借了个高凳子,就是那种可以坐一个人,半米高的凳子。等借下了凳子,爸爸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我爸走得很快,我生怕跟不上,死盯着他的两条腿。出了巷子,路口碰见几个晒太阳的老头,我看到他们的影子长长的,我又看看天上的太阳,也就刚刚挂上树梢。

这是要到哪里去?我不知道,也不敢问我爸,因为前两天他踢了我一脚,一下就把我踢趴下了,然后我妈又和他吵了一架,吵完又打了一架,家里的碗又全都换了个新。

 

我家有个用砖垒的灶台,是烧煤的。灶台边是煤池子,买来的煤混点土用水和上,然后再把和好的煤填进炉腔里。那灶台很大,冬天的时候,我爸喜欢蹲在上面烤火。我经常见爸妈往煤池子里倒水,于是我就尿在了里面,我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好,反正都是水。我妈很生气,她一本正经地说:“尿在煤池子里不好!”说那话的时候,神神秘秘的,仿佛有神灵的眼睛在看着我们。不能往煤池子里撒尿,意思就跟吃饭时不能在碗里竖起筷子一样。

我当时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外界的敏感度并不高,仍然尿急了便往煤池子跟前跑。有一次不知因为什么,我妈发了很大的火,她往灶里填了一铲煤,好像闻到了什么味,然后问我:“你是不是往煤池子里尿了?”

   “我没有!”我最近确实没尿。

   我妈生气地问:“没尿怎么会有一股尿骚味!”

她越说越气,我又没尿,所以懒得理她,突然她抓住我双腿,把我倒立在煤池子上。

  “你闻闻!你闻闻!”

   我的鼻尖已经沾上了煤,感觉粘糊糊的。我双手扑腾着,想去抱妈妈的腿,可是够不着。那乌黑的煤,好像一个无底深渊,就在我的眼前。我害怕极了,脑子嗡嗡地,这跟我从前看到的世界完全不一样。

我妈看我不扑腾了,便把我放了下来,我赶紧站起来,立在她跟前,低着头啜泣着。

“闻到味了吗!你尿的没?”

我光小声哭着,也不说话,我妈更生气了,她拿起煤铲子,用木把子戳我的嘴。

“你说话啊!哑巴了吗?”

我躲她戳,不知怎么着,一下冲我眼睛戳了过来,我吓了一大跳,居然不动了,那木把子正好戳在了我的眉心上。我妈也被吓了一大跳,她没料到我居然没躲,赶紧扔下煤铲子看我伤了没有,等我终于仰起头,睁开眼睛,她一下呆了,满脸惊慌,仔细端详了我好久。

那天晚上 ,我爸吃着饭,突然盯着我,问:“你眼睛怎么了?”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斜了,因为不疼不痒的,就没吭声。我爸又问我妈,我妈看了看我的眼睛,吃惊地说:“哎呀,这咋回事,好好的怎么就成这个样子了?”

第二天下午,我爸居然破天荒地把我领到了奶奶家,我大姑,二姑,三姑,小姑都来了。我一进屋,她们就把我围了起来,一齐盯着我的眼睛看。一下这么多人关注自己,我心里又慌又得意。她们看了我一会儿,满脸心疼,我三姑先转过了身,抽起了鼻子,等她回过头,我看到她眼睛红红的,我知道她哭了,但我很茫然。

奶奶压低声音问我爸:“我昨天听见迅儿在那边哭了,是不是你媳妇打娃了?”

“不至于吧!虎独还不食子呢!”我爸坐在椅子上,有点烦燥地说。

我二姑说:“带娃去看看吧,还有钱不?需要你就张嘴。”

我爸摆摆手,说:“家里还有点,不够了再说,别因为这再让姐夫和你生气。”

“……南官庄有个诊所,那大夫挺有名的,之前一直都是在县医院给人看病……”

那天姑姑们给我买了好多好吃的,我爸给我买了机器人汽水,还买了娃哈哈AD钙奶,我感觉自己好像过上了皇上一样的生活。

过了没几天,我爸骑着自行车,要带着我去看医生了,那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出门。这几天我爸对我出奇的好,路过村里小卖部的时候,又给我买了一瓶娃哈哈奶。爸爸骑着自行车,我坐在自行车的大梁上,喝着娃哈哈奶。我们出了村,到了土冈往右拐,上了张瑛路大坡,然后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到了一个叫南官庄的村子。

到了诊所门口,我爸把我从自行车上抱下来,我好奇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然后跟着爸爸进了满是药味的诊所。那个大夫约莫四十来岁,穿着白大褂,我看到他手上正拿着一个大大的针筒,一下子就插在了一个老头的屁股上,然后慢慢地把药推了进去。

等那大夫忙完,我爸赶紧满脸堆笑地问:“大夫,给娃看看眼睛吧。”

“眼睛杂了?”那大夫也不看我爸,径直跑到我的跟前,蹲下来盯着我的眼睛看,此时我正看着那个刚打完针的老头,他疼得直吸溜,哆哆嗦嗦地提着裤子。

“看这里,看这里……”那个大夫轻轻地对我说,在我眼前慢慢的挥他的手。

 我爸像等待判决一样,紧张地站在边上,满脸忧愁地看着我。

 那大夫看完,问我爸:“啥时候成这样的?”

我爸赶紧回答:“有三天了吧,我是下班才发现娃的眼睛斜了,以前都是好好的。”

大夫问:“好好的就成这样了?”

我爸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之前还好好的,我下了班一看,发现娃的眼睛就成这样了。”

那大夫看了看我爸,说:“这得做手术,孩子太小,也做不了手术,先观察观察,等过了八岁再去县医院看看。”

“还得做手术?”我爸被吓了一跳。

“也不一定的,有的孩子长大了,慢慢就矫正过来了。”

最后,药也没开,一分钱没花,我爸又把我领出了诊所。后来也不知怎么弄的,我就再也没有看过医生。我姑姑们用很长的时间问我那天到底怎么回事,最后总结了一句:“我的眼睛是被我妈被铁锨把戳斜的。”

“这以后娶媳妇都是个难事啊!”我奶奶愁得不行,满脸心疼。

开始我也不在乎自己的眼睛斜不斜,反而还有点高兴。因为自从眼斜了以后,我奶奶还有姑姑们都对我特别好,有好吃的先给我吃,有好玩的先给我玩。但很快,我就知道自己得意地太早了,以前我在村里瞎转悠也没什么人理我,现在是个人就拦住我,先是嬉笑,后又面带愠色地问:“你瞅我干嘛?”我回答:“我没瞅你。”

刚开始我也觉得没什么,直到下次碰到同样的人,他们还是会问:“你这娃,瞅我干啥!”我心里没好气地说:“我没瞅你!”然后快步地往前走,隐隐约约听到他们在后面叫我“斜巴眼”,这让我心里既难过,又无可奈何。

我天天盼望着过年,过年就可以吃好吃的,穿新衣服,放鞭炮了。可是每天都过得太慢太慢了,我总是抬头看那挂在天上的太阳,希望它跑得快一些。

我想快点长大,然后到处去玩,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巷子里上初中的哥哥姐姐们抱着一大摞书,行走匆匆,他们长得好高好高,我只能看到他们的鼻孔,什么时候我也可以长那么高?

   自从我眼斜后,几乎每个人都拿这个事笑话我,再加上我个子矮,巷子的孩子们给我起了五花八门的外号:“斜巴眼”“小低个”“小低炮”,我简直成了一个行走的笑话,这让我感到很自卑,越来越胆小,不过赵鑫从没有那样叫过我。

赵鑫比我大一岁,我每天像个跟屁虫样粘着他。我想长高,如果那样的话,赵鑫对门的那个男人就不会拔我萝卜了。我去赵鑫家里时,他对门的那个男人一看到我,便跑到我跟前,双手抱着我脑袋往起提,嘴里喊着:“拔萝卜!拔萝卜!”我十分讨厌它,也十分害怕他,所以每次去赵鑫家总左顾顾右盼盼,确认那家伙看不到我才赶紧往赵鑫家里跑。

   过年的时候,我爸妈又大吵了一架,不过,这我已经预料到了,因为从我记事起,每次过年都要大吵一顿,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呢?好像是因为我爸和妞妞的妈妈多说了几句话,我妈便不开心了,哭天喊地地又抓又咬。

  我妈站在窑里,叉着腰,气乎乎地问我爸:“你个不要脸,你给我说,你钻过她裤裆了吗?”

  我爸嘿嘿一笑,脑袋一歪,信誓旦旦说:“没有!我就钻过你裤裆!”

  “你笑!你笑个不要脸呢!笑!”我妈咬牙切齿地就扑到我爸身上又打又抓。

  我知道这是来真格的了,赶紧跑到我哥的跟前,我哥把我抱在怀里,我们俩一块看着这除夕的闹剧。

   其实小的时候,我和我哥的关系很不好,我们经常打架,可以说是天天打,一天打三回。我们打架的原因很简单,基本都是争吃的,争玩的。我打不过他,但总也吃不了亏。如果我感觉自己吃亏了,我便咬住他不放。我有多可恶呢?就算我哥不想和我一般见识,钻到被子里不理我,我也不会善罢甘休,我站在他身上又蹦又跳。有时候他实在懒得理我了,便就那样过去了,有时候被踩急了,他就从被子里钻出来,再把我打一顿,然后我就哭了,我妈和我爸就会把他打一顿,我一边哭,一边看着父母打哥哥,然后偷偷地冲他做鬼脸。

过年的时候,我三爸又没回来,我奶奶一个人在黑黑的屋子里早早地就睡了。不管我妈和我奶奶有多大仇,每年正月初一的早上,我爸都会带着我和我哥哥去奶奶家,先给我那没见过面的爷爷磕个头,然后再给坐在炕上的奶奶磕个头。我们父子三在我奶奶家吃过饺子,然后就去我大爸家。那时候我们两家关系还没有闹僵,所以每年过年的时候都会过去,过去还是吃饺子。

到了大年初二的早上,便要去姥姥家,我妈买了面包,糖,还有一些不知道啥东西。等这些东西准备妥当,我便坐在自行车的大梁上,我妈和我哥坐在车子的后座上,然后我爸脚一蹬,载着我们娘三就出发了。

到了我姥姥家,可以吃到好多我一年都吃不到的东西,比如牛肉,虾啊之类的。我大舅开饭馆,吃得是油光满面,二舅捣鼓农机,也是家镜殷实,三舅还没有结婚,整天弄得油头粉面,这儿跑跑那儿逛逛。同一天来的还有我大姨,他丈夫开了个造纸厂,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富人。我妈觉得自己寒酸,心里特别别扭,时不时就给我爸甩脸色,每年初二去完我姥姥家,我妈回来便要发脾气,和我爸大吵一架。

当最后一场雪化了以后,春天这个织毯女神便来了,她用麦苗一点一点地织,那田里的先是一层绿纱,然后越来越绿,越来越厚,也就一个来月的功夫,就变成了一张一望无际,绿油油,又厚又软的绿地毯。老人妇女们挎着个小篮子,散布在绿地毯的各个地方,从那毯子中间挖荠菜。切碎的荠菜放进面汤里发酵,就成了浆水,荠菜浆水面酸酸的,特别好吃。                         每到这个季节,哥哥便领着我去地里抓田鼠。但我们年纪小,提不动水,所以能看那些大哥哥们把一桶水灌进鼠洞里。不一会儿,一只眯着双眼的田鼠便爬出来了,那田鼠爬出来先扑腾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这时候,那些大哥哥们便把这只晕晕乎乎的小田鼠抓住了。

等到了六七月份,天气最热的时候,麦子就熟了。在烈日下,那一望无际的麦田,黄黄的,在风中起伏,好像闪着金色光辉的毯子。

麦收时节是一年最忙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学校会放半月的麦假。每天天不亮,我爸就忙活起来,架上牛车,带上镰刀,绳子,拉上我妈还有哥哥和我,去田里割麦子。当早上的太阳晒去了麦子上的潮气,我爸和我妈便在麦地里弯着腰,一手把麦子搂成一小捆,一手挥镰把它齐根割下。等割下的麦子差不多了,我爸把一根绳子铺在地上,然后把一小捆一小捆的麦子凑成一大捆,再把大捆的麦子放到绳子上,用绳子一捆,一捆百十斤的麦子就弄好了,然后我爸再把这捆麦子扛到牛车上。

我和哥哥抱了一会麦,便觉得无聊,跑到小树林折些树枝子做个帽子戴在头上遮凉。地里又热又无聊,我时常坐在地头,看那不远处的绵山。那绵山缺了一小块,看起来特别别扭,就像一块馒头被人咬了一口又扔在了地上。我一直纳闷那么大的山怎么会少一块,是水冲的吗?还是被哪位神仙抠了一块。

到了中午,那太阳像个大火球一样挂在天上,我感觉那火一直从天下往下落,爸爸和妈妈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我和哥哥也热得满脸通红,连玩的力气都没了,只想着赶快回家。

顶着烈日,割满一牛车的麦子,我爸便架上牛车往打麦场走。我们这有三个打麦场,村北两个,村东一个。今天割的是村北的麦,所以我爸便把麦子拉到了村北的打麦场。

等割上几天,一块地的麦子割完了,就要开始碾了。还是那头牛,拉着石碾子,转啊转,把麦杆子最后压成了扁的,然后我爸再用叉子把麦杆挑出来,最后就剩下了麦粒和麦壳。接下来便是扬麦,有风还好,没风就硬呛,用木锨使劲地扬。忙活一个月,地里的麦子才能变成麦粒。爸爸妈妈累得腰酸背疼,我和哥哥玩得不亦乐乎,在麦杆堆上打洞,然后钻进去捉迷藏。

等麦子晒干,便马不停蹄地要交公粮,爸爸每次都是拉满满一牛车麦子,送到粮站,然后家里就所剩无几了,只够一年多的口粮了。我那时候小,不懂事,感觉爸爸很傻,为什么自己辛辛苦苦种的麦子要给别人。

这个世界对此时的我来说,是残缺不全的,我有太多太多的迷惑,比如为什么大人表里不一,那些大人,我妈爸在的时候对我很客气,我爸妈不在的时候,就取笑我,拿我寻开心。为什么爸妈嘴上说要我长大了孝顺老人,而他们却不孝顺我曾奶奶,还有我没有惹巷子里的小孩子,而他们偏偏喜欢欺负我。

有一天早上,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我爸叫醒了我,我迷迷糊的,妈妈给我洗了脸,又擦上了雪花膏。然后爸爸领着我去了奶奶家,在那里借了个高凳子,就是那种可以坐一个人,半米高的凳子。等借下了凳子,爸爸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我爸走得很快,我生怕跟不上,死盯着他的两条腿。出了巷子,路口碰见几个晒太阳的老头,我看到他们的影子长长的,我又看看天上的太阳,也就刚刚挂上树梢。

这是要到哪里去?我不知道,也不敢问我爸,因为前两天他踢了我一脚,一下就把我踢趴下了,然后我妈又和他吵了一架,吵完又打了一架,家里的碗又全都换了个新。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