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上篇

张麻子 7月前 ⋅ 162 阅读

北方的冬天一直都是干冷的!高大的杨树抖落了身上所有的枯叶,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在空中摇摆。枝头上的几只麻雀跳来跳去,“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不知在议论些什么。忽然一阵急风袭来,扫过树枝发出“哗啦啦”的响声,麻雀们“惊弓”一般四散奔逃,消失在了天空中。

我坐在母亲的电动车后座上,心情时而复杂,时而平静。复杂的是:我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平静的是:我虽然无所适从,但是却非常清楚,无论怎么做,事情的结果终归一样的!

我们这一行有三个人:我,我母亲,还有一个被母亲称作“孙三猴子”的老女人。这女人个子不高,整天穿着个灰色的大棉袄,蓬松的头发下有着一双犀利无比的眼睛!那双眼睛无时无刻不在搜寻着什么,似乎能洞察人心一般!我从来不敢与之对视,以免被惊出一身冷汘,因为天气已经够冷了!我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一个女人会有这么个奇怪的称呼?我也曾问过母亲,可她也说不清楚,只是说大家都这么叫!

“孙三猴子”骑着个小电动车在树林间坑坑洼洼的小路上穿行,而我则坐在母亲电动车后座上不远不近地跟在后边。不一会,“孙三猴子”在前面停下了,我们母子也跟着停了下来。只见前面有一个宽度大约五米左右的大坑横亘在面前,坑里没水,坑里边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孔洞,似乎近期被人用铲子铲过。

“也许是有孩子经常在这里玩沙子吧!或者说是有新做父母的,给婴儿准备的装在尿布里的沙土!”我心想。

但是,为什么停在这呢?这里连个人影也没有!难道要穿过大坑再走路过去?还没等我发问,“孙三猴子”先开口了。

“就是这儿了,等会吧,人家还没到!”说罢,“孙三猴子”点上一支烟猛吸一口,然后从鼻里口里吐出三束长长的烟雾。她好像很享受这个过程,周围的寒冷气息似乎也随着烟雾一下子消散了!

“这老女人…”我对这个女人越看越讨厌,越看越不顺眼。我很清楚今天这事情终归是成不了的,算是白白送了她一条烟!

“待会儿人家姑娘来了,要多说话,别闷着!还有,要记得让烟!”“孙三猴子”边吞云吐雾边跟我叮嘱道。忽然间,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一脸惊讶地指着我的脸,看着我母亲问道:“这孩子.…是不是有点儿串脸胡儿啊?”

“不是!不是!哪有啊…只是皮肤黑…….”我母亲慌忙解释道。

“老子串脸胡又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轮得到你说三道四!”当然,我没有说出口。我不是怕“孙三猴子”生气,而是怕母亲生气!

终于,待“孙三猴子”的烟燃尽,坑对面终于走来了一群人。我极目望去,只见人群中零零散散大约有十几人,几乎全是女人跟孩子,只有一名男子夹杂在中间,显得非常突兀。这群人走到对面坑沿停了下来,不停地向坑这边指指点点,议论个不停。

“看到没有?就是那个男人旁边的小姑娘!男的是他爸,他爸旁边是他妈。人家女孩子长得很不错,也很孝顺!她父母也都年轻!慢慢看!看清楚!”“孙三猴子”不停地在一旁介绍、夸赞!似乎她对那女孩子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对女孩子的父母也了如指掌一般!

我对这“孙三猴子”呵呵一笑,表示完全理解了。我虽然不怎么近视,但是隔着五米多的距离,想要完全看清对方的脸,还是有些难度的!我只得慢慢眯起眼睛,虽然看得不是清清楚楚,但是大致的轮廓也算是知道了:粉红色的大棉袄搭配黑色裤子,长长的头发瀑布般散落在肩膀,不长的刘海遮住半个额头,五官也还算端正。也就是那种再平常不过的女孩子,大街上抓一大把的那种!

当我的目光移到女孩爸爸时,忽然想起了让烟的事情。我慌忙把手揣进裤兜,准备掏岀来那盒装了好几天却从来没打开过的香烟。可尴尬的是,我看到对方的人并没有打算从对岸过来的意思,而这边“孙三猴子”也没有让我过去的准备,我揣进兜里的手只好停住了!

“这要怎么让烟呢?难道让我扔到对岸去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或者说,今天这让烟的动作可以省略了…嗯…应该是的…”我想。

“能看凊楚吗?不行我们就走到对面去!”母亲满脸微笑地朝着对岸的人群喊了一声。

“不用!不用!”只有女孩妈妈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女孩爸爸则自始至终板着脸没有任何表情。而那个小女孩,自从刚才跟我对视了一眼之后,就一直低着头看着坑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当然,还有那群在我看来如同“制杖”一般的吃瓜群众,一直在坑沿上指指点点,时而嬉笑,时而皱眉,一直就没消停过!

“跟你们又有什么关系呢?真是吃饱了撑得!”我暗暗骂道。

“怎么样!姑娘长得很漂亮吧!你这边肯定没什么意见,现在就看人家怎么说了!”“孙三猴子”似乎觉得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恍惚间成了电视剧里伺候皇帝嫔妃的公公一般,仿佛主子得宠了,她的底气自然也变得足了起来。

“切!你怎么知道我没意见!我意见大了,我不同意!”当然,我没敢说出口。因为我知道,坑对面的那群人肯定没有看上我!因为我那善于观察的小眼睛早就发现了这一点!所以,为了不做“恶人”,主要是为了不惹母亲生气,我假装着同意了。

“可以!”我呵呵一笑,表示没什么意见!除了对女孩家人的冷漠!

“回去吧!回去商量!″“孙三猴子”朝着对岸喊了一声,那群人瞬间便停止了议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只是刚走没两步,却又开始七嘴八舌地“叽喳”起来。

“我们也回去吧!″“孙三猴子”对我母亲说道:“这孩子也真是的,连句话都不会说!大爷大娘的叫两声人家也高兴不是!哎…”

“这孩子不爱说话,您多担待!"母亲慌忙解释道。

“那这样,我先回去了,看看人家怎么说!”说罢,她又点着一支烟叼在嘴上,骑上电动车头也不回地消失在树林间。

“你啊!天天让你多说话你不听!多说句话又不会死!万一成不了,白跑趟不说,还白白浪费一条烟!这都是钱呐!”母亲边骑车边跟我抱怨。

我呵呵地苦笑着,似乎这烟是我让给的!似乎这事儿成不成也是我说了算!似乎这寒冷的天气也有我的责任一般!我不愿再去想刚才发生的事情,回到家便一头扎进了房间,打开那本不知道被翻了多少次的红楼梦。我想继续沉浸在里面!最好能永远沉浸在里面!

到了午饭时分,我像以往一样来到厨房烧火,母亲开始煮饭。

“人家没同意!”母亲首先开口了:“她爹嫌你不会说话,太腼腆了!”

“没同意就没同意呗!正好!”我呵呵一笑,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没同意不还得找!再找不还得花钱!”

“我才多大?为什么非要现在就结婚?”我掰断一根树枝,扔进灶台锅底的火焰里。

“结婚早?你看村里的xxx ,人家比你还小的,都结婚了,孩子都生了!你还不着急?这彩礼年年涨,都涨到多少万了!就算你不急,你也替你弟弟想想!赶紧把你俩的婚事操办好,我跟你爸也算完成任务了!”

“那就让弟弟先结算了!”我又掰断一根树枝,扔进锅底的火焰里。

“哪有这样的事情?当哥的没结,你弟弟怎么结?”

“为什么我不结他就不能结?”我还想继续掰断树枝扔进锅底,但是锅底下已经塞不下了。我只好继续拿在手里掰来掰去,聆听那破裂的声响。

“哪有弟弟先结的理儿?谁家不是当哥的先结婚,才能轮到弟弟?你弟弟结了你不结,人家会说你的!说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所以才讨不到老婆!”

“我不怕别人说!”一根树枝已经掰完了,他扔在地上又捡起另一根。

“你不怕!我跟你爸怕!”

每次辩论到这里,我总是无话可说!我不明白:为什么要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难道活这一辈子的意义,就是为了别人的看法?

“为什么一定要结婚?我一个人不能活是咋滴?”我很想反驳,但又怕母亲生气,只好压低声音继续说道。

“一个人过?你不睁开眼看看,村里的xxx几十岁了都还讨不到老婆,你看看他过的啥日子!整天背着个粪箕捡大粪,带孩子的寡妇都看不上他!你也想跟他一样是吗?”

“不结婚”跟“捡大粪”有什么必然联系吗?我怎么想也联系不到一块儿去!可是母亲却似乎坚信这二者之间有着必然且不可分割的联系!

“我自己谈个行不行?我到外面自己谈个总可以吧?”我忽然间觉得自己看清了相亲的本质,那里面根本不存在任何的爱情!有的只是明晃晃的交易而已!话虽如此,但是想要自己谈个女朋友也是难如登天的事情!我蠢笨的嘴巴非常清楚这一点!

“你自己谈个更好!但是你谈得到吗?话都不会说,谁愿意跟你?还是老老实实听我的话,赶紧找个差不多的结婚要紧!”

“我没不听你的话!是人家看不上我!我有什么办法?”所有的树枝都被我掰完了,只留下满地的碎渣。

“让你多说话你不听!多说话,跟人家姑娘好好聊聊!你见到人家一声不吭怎么行?要多说话!多说话!”

多说话!多说话!我已经无话可说了!

我跟这群狗日的有什么可说的!

踏马的隔着四五米的大坑让我说啥?

难道让我大声喊“哈喽”,说“你好”?

还是说让我直接给她扯着嗓子唱首歌?

这种煞笔事情也只有煞笔才做得出来!

幸运的是,我不是煞笔!

不幸的是,他们以为我是!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