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中篇

张麻子 7月前 ⋅ 157 阅读

        寒冬腊月的天气一天冷比一天。天色微微亮,我就从被窝爬了起来,穿上衣服打开院门。门外的小路上、田埂上全是厚厚的白色,麦苗也跟着遮起了碧绿,换上一身白色的舞装。这也仅仅是霜而已。虽然年关将近,但雪花却仍旧不见踪迹。也许是天气还不够寒冷,也许是人们还不够热情!

  早晨的村庄非常安静,没有嘈杂的鸟叫,也没有熙攘的人声,就连北风都隐匿了它的踪迹,似乎在为天亮后的狂舞积蓄力量!我昂起头深吸一口气,让那冰凉的感觉充满胸腔,然后到达五脏六腑,最后在体内化作一团白色的水雾,从口鼻中散出!我张开双臂,慢慢感受着这一切: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这是大自然的馈赠!

  我活动活动脚腕,开始跑起来,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我脚下迈着轻快的步伐,像以往那样开始丈量村庄的每一寸土地。我跑过狭窄的田间小路,跑过废弃的池塘边沿,跑过幽深浓密的杨树林。我的身体开始像发动机一样开始变得滚烫起来,冰冷的空气在我体内极速地转换,再化作一团团白雾,升腾、消散。

  “昨天的事情简直就是侮辱!根本就是一场闹剧!”

我边跑边愤恨着昨天树林里发生的一切,无论是女孩父母面无表情的脸,还是那群制杖群众七嘴八舌的议论,都让我感受到了深深地侮辱!那算什么?隔着大老远的一次对视就算是相亲?那我岂不是天天都在相亲?最起码也要让两人单独聊一下吧?“一见钟情”的能力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唉……“侮辱”就“侮辱”吧……又有谁会在意呢……就算是我自己,似乎也不像昨天那样在意了……

  我不想相中任何人,也不想被任何人相中!但是我非常清楚,母亲是不会停手的,直到让我妥协为止!我想找父亲聊聊,但随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母亲的意思自然就是父亲的意思!还有弟弟……弟弟终究有一天也会走到这一步……

  相亲……结婚……生子……似乎每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所以,每个人都认为这是个完美地循环过程!倘若有人打破了这个循环,那么他就会被当作“异类”,议论和指责随即而来!好在我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爱咋说咋说,我又不是为了你们活着!大不了离开这个鬼地方,好男儿应该志在四方!”

  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过逃离!逃离这个地方,逃离这个怪圈!我倘若走了,自己算是得到了解脱,但是又置父母于何地呢?让他们每天受尽别人的嘲笑?我做不出来!这个后果,我自己不承担,总会有人为我承担!

  从小到大,我一直都在戴着“面具”生活,“面具”上是父母的谆谆教诲。“面具”戴了二十年,我已经模糊了,到底哪个才是谎言?是“面具”?还是我的脸?我依稀记得父母递给我“面具”时的叮嘱:“好好学习!听话!给你弟弟做榜样!”从那刻起,我恍惚间成了大人,担负起莫名的责任!似乎从那天开始,我便不再仅仅为自己而活!如今,“面具”一天天压得我透不过气,但我又敢扯下来,我不知道“面具”下的那张脸如今已经变成了什么模样!或许没有人愿意见到,父母兄弟,街坊四邻,他们都习惯了这张戴着“面具”的脸,从来没有人认为它有什么不妥!即使我自己有疑惑,别人也只会当作是我的臆想……

  “好吧……‘面具’这种东西本来就该戴在脸上……”

  我摸摸由于长时间的奔跑而变得发烫的脸颊,终于给自己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此时天已经完全亮了,气喘吁吁的我也到了终点,也就是刚才被我当作起点的地方!

  村里理发店的四哥经常会在年关时做起“媒人”的兼职,这次就做到了我的头上。

“女孩家是南边十字街上卖电器的,两家离得很近!一公里的距离,走亲戚坐车都不用!”

四哥开始给父母介绍女孩的情况,边说边呵呵地笑。父母也边听边跟着点头,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散开过,院子里瞬间充满了快活的气氛!听他们谈话的口气,恍惚间我觉得这事儿还没说就已经成了,明天似乎就可以把人接回家了!但是,我内心里是拒绝的,生意人的女儿我谈不来!不过,似乎没有人打算问我的意见!或者在场的人都觉得我的意见无关紧要,只要父母同意了,一切都会顺理成章地进行!我立在一旁,观察着这似乎与我无关的会谈,不知该做些什么……就像过年时等待屠宰的猪一样……父母,弟弟,四哥,还有几个邻居,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只有我面无表情地杵着,像一座石像!

  “我或许不该这样!这样对谁都没有好处!”我想了想,也跟着“开心”地笑了起来……

  不一会儿,座谈会结束。由四哥打头,带着一群无聊的人开始往十字路口的电器店走去。这次父母倒是没有跟来,大概是想让我自己锻炼发挥吧……

  “待会儿见到女孩她爸,要记得让烟!叫声‘大爷’‘大娘’!”四哥开始跟我叮嘱:“要会说话!嘴巴甜一点!”

  四哥不停地重复着和昨日“孙三猴子”同样的话语,一遍又一遍!

  而这边,我也像昨日那样,满脸“微笑”地答应着!

  让烟!让烟!这恶心的香烟已经成为人与人之间唯一的纽带了吗?我不会抽烟,自然也不懂得如何去让烟……大概就是把自己手里的香烟,抽出一根递到另一个人手里……应该就是这种意思吧……

  我想着想着,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路口东南角的第二家便是卖电器的。四哥进了门,喊着什么人的名字。屋里摆满了电器,根本没有那么多人没有下脚的地儿,我只好跟着吃瓜群众站在门口等待!屋外放着几个崭新的洗衣机,还有几个破空调,各种牌子各种型号都有,看来不是专卖店!也对,人家店名也没写专卖店的字样!不一会儿,四哥从屋里出来了,跟着出来的还有一个瘦高个男人。

  “这是女孩儿她爸!快叫‘大爷’!”

  “大爷好!”我想鞠躬,但忽然又想到这里并非电视剧里的日本,中国人没有这习俗!中国是什么习俗呢?抱拳吗?那是古人的做法!握手?这又不是做生意!我想来想去,最后只好尴尬地点点头……

  “快让烟!”四哥小声地提醒我,紧接着用眉毛瞟了瞟瘦高个“大爷”。

  “哦~哦~”我忽然想起来了,“让烟”这个动作是不可或缺的!我赶紧把手伸进兜里,掏出那盒不知揣了多少天的香烟。我想从中抽出一根来,却发现根本没开封……怎么开封来着……好像在侧面……但是塑料纸怎么剥不开啊……我越着急越剥不开……越剥不开越着急……最后竟把烟盒都捏的变了形状……

  “不用了,不抽烟了!”“大爷”开口了。

  此时我如释重负,似乎通过了考验一般。我把香烟重新塞回了裤兜里,再一次冲“大爷”点点头。而四哥却没有就此停手,只见他从自己兜里掏出一包烟来,抽出一根继续递给“大爷”。“大爷”不接,四哥就一直举着双手,最后禁不住四哥的再三想让,“大爷”接住挂在了耳朵上。“四哥”转过头看了我一眼,脸上满是“失望”的表情……

  “小伙子那么帅,叫你闺女出来见见呐!”四哥的脸像变戏法一般瞬间由“失望”转为“微笑”。

  瘦高个“大爷”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眼,回身朝二楼喊道:“xxx,下来!”

  “来了!”楼上一名女子答应道。

  几秒钟后,屋里的楼梯口处出现一个小姑娘。我定睛望去,只见那女孩身穿一套淡黄色睡衣,黑黄相间的头发蓬松着垂到脖子,惺忪的睡眼似乎还看不太清楚,只好拿手背不住地搓揉!我看着她一步步走下楼梯,楼梯下到一半时,她似乎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我。只见她停下脚步,伫立在楼梯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我!四目相交,对视了大约五秒钟,女孩脸上竟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倒是我自己不好意思,转头看了别处。余光中,我感觉到女孩已经上了楼……

  这……这就完了……我再次感觉到了侮辱!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我吃过午饭再过来,看看女孩子怎么说!”良久,四哥终于开口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慢走!”瘦高个“大爷”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

  我回身再次冲“大爷”点点头,算是“永别”!我独自回到家里,母亲刚洗了衣服,正在拿衣架晾晒。

  “女孩子怎么样?”

  “可以!”我呵呵一笑,算是给母亲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我又坐下来翻开《红楼梦》,读到此处时忽然发觉,爱情这种东西恐怕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我追寻的所谓爱情也许只是个虚幻的存在而已!我忽然又想起四哥的三嫂子,也就是自己的三嫂子,给他儿子定的相亲标准:“是个蹲着尿的就行!!!”

  想到此处,我开始疑惑起来:是不是自己的要求太高了,弄得自己不开心,别人也不开心!或许应该把标准稍微降一降!想着想着,我又感到不太对劲,自己好像从来没定过什么标准!倒是别人,天天拿着不知哪里来的所谓标准在评判和否定自己!

  我想来想去,终于彻底释然了……

  这一辈子也许只能这样了吧……

  跟谁结婚又有什么区别呢……

  是个女人的就可以了吧……

  嗯……是个女的就行……

  可以!可以!可以!

  昨天的“可以”!今天的也“可以”!明天的还“可以”!

  从那天起,我关于自己相亲对象的意见,就只剩下两个字:

  可以!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