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下篇

张麻子 2月前 ⋅ 86 阅读

新年越来越近,天气也越来越冷!太阳一直躲在云层中不肯露面,任由那朦朦胧胧的黑暗笼罩着整个大地!北风仍在怒吼,掠过枯黄的枝丫,掠过屋顶的碎瓦,掠过匆匆的行人,它向来是不肯停歇片刻,它似乎很享受这万物被摧残的快感,也同样懂得“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

我站在X庄的小卖铺前,欣赏着这支离破碎的冬景。不知为什么,与春天的万物复苏相比,我越来越喜欢这种沧桑悲凉的感觉!这种“悲凉”已经慢慢侵入了我的骨髓,侵入我的五脏六腑,化作我身体的一部分!几个小朋友在小卖铺门口玩着跳绳的游戏,我越看也熟悉,越看越亲切!我想起自己小时候似乎也是这么跳,但是跳得比这几个小朋友好多了,以至于后来每次玩跳绳都成了我一个人的表演!当时应该顾虑小伙伴的感受的,毕竟这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我想到此处,心里“咯咯”地笑起来。还是小时候好啊!

人为什么要长大?

为什么要经历那么多操蛋的事情?

为什么要相亲结婚?

人活这一辈子又是为了什么?

这一切的一切究竟都是为了什么?

如果,人的寿命只有二十岁该有多好:童年时天真无邪,少年时青春懵懂,青年时意气风发,三个最重要的阶段都经历了,便香消玉殒!这样一来,便省去了中年时的奔波劳碌,老年时的惋惜懊悔!如此想来,似乎省去“中年”、“老年”的人生才是正常的!有那么一瞬间,我也曾想到过“省去”,但是那又会置父母于何地呢?每次想到这里,我都不敢再继续往下想……

另一边,去女孩家打探情况的江哥正在返回,父母也从小卖铺里拎了一箱牛奶,两箱面包出来。怎么,这次还要带礼物?万一不成功,岂不是白瞎了?我没问,也懒得问,因为我心里清楚那是为什么!相亲这种事永远都是对男孩不友好的!礼物是你买,咖啡是你请,结账你掏钱!就差踏马的跪下了!可是,卑微的屈从换来的又是什么?永远是鄙夷一般的施舍!大家都是同样的人,为什么就不能平等地对话呢?就像前两次一样,那叫“相亲”吗?那应该叫“超市里买东西”才对!男孩就像一个待售的商品,女孩子高兴了,瞟你一眼,不高兴看都懒得看!决定权永远在对面那个女的手里!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台上的小丑,所有的努力都是在博取那女人一笑!呵呵……真是有趣……

“可以!可以!可以!”

我打算开始实施之前设想的“万能相亲准则”,让每个人都高兴的相亲准则!但是“跪舔”这种事情是绝不可能的!我不想做,更不会做!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希望对方千万别这样想!别跟着“可以”就好!

“女孩家里准备好了!咱们过去吧!”江哥此时已经回来。

“走吧,咱们过去!烟带了吗?待会儿要记得给他爸、他两个哥哥让烟!多说话!别老闷着不吭声!”父母又开始叮嘱我,内容与前两次“孙三猴子”、四哥的话语一般无二!

“知道了!”我早就释然了,只要大家开心就好。

让烟!让烟!我摸摸口袋,那盒前些天被捏扁的香烟还在,为了不再出丑,我提前撕开了包装!“多说话”的话,这种事情就随缘吧!我也不是看到谁都有话可说的!只是,这次要怎么相亲呢?又是个怎样的闹剧呢?隔多远的距离看?五米?还是十米?看父母提着礼物的样子,似乎要去她家里!现在她家里相必已经站满了人吧!在人群中看一眼?呵呵,真踏马的一次比一次刺激!或者说,我早就暴露了!这里是她们村,说不定她已经在暗中观察过了,行不行也早就拿定了主意!一会儿走到她家直接把礼物放下,就可以离开了!

这……这踏马的……确实够刺激……

女孩家并不远,直走一百多米拐个弯就到。红色的漆木大门敞开着,院子里果然人满为患,不知道是来贺喜的亲朋好友,还是好事儿街坊邻居。江哥带着父母走在前面,开始介绍他们家每一个家庭成员。我跟在最后面,心脏怦怦直跳。不知是因为人多而紧张,还是因为陌生而焦虑!我没想过要出什么风头,只求别出丑就好!

“还是少说话吧!”我想。

突然,一名年轻女子在人群中脱颖而出,格外显眼,瞬间捕捉住了我的全部目光:中等个头,齐耳短发,二十岁上下,一副精神焕发的模样!她此时正站在堂屋门口跟父母交谈着,嘘寒问暖,忙个不停!是她吗?这种口才的女子恐怕聊不来啊……一会儿聊起来就全当听相声了,做个“捧哏”也好,反正也没什么可聊的,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这是女孩她姐姐!”然而,江哥的一句话打消了我接下来的顾虑。姐姐?姐姐长得这么标致,相必做妹妹的也差不到哪儿去!待会儿就走走过场,装模作样聊两句,反正对方也看不上我,今天这事儿也肯定成不了!只希望她妹妹别这么能说会道,不然我今天这“捧哏”算是做定了!我只想“听相声”,不想“说相声”……

“这是她两个哥哥!”江哥指着院儿的两个男人介绍道。

我一一点头示意。也不知道该不该“哥哥”“姐姐”的称呼,毕竟在我看来,这事儿十有八九是成不了的,这些人也不过是“一面”的缘分!忽然,我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让烟!对了!“让烟”这事儿可不能再忘了!不能再给人留下话柄!

“抽烟!哥!”我勉强地叫了一声“哥”,赶紧从口袋掏出香烟,抽出两根来,直直地递了上去!我忽然感觉到这个姿势似乎有些不妥,以前听别人说,“让烟”这种事也是有讲究的,比方说哪几根手指拿烟,比如说递烟的手指动作,还有对方接烟的姿势,全都是有说法的!可是,这些东西没人教过我!我不知道“说法”中是怎么要求的?做错了又会有什么后果?总而言之,烟是递出去了……

“不用!我不抽烟!”高个子“哥哥”言道,他说完又指指旁边矮个子“哥哥”,说:“你二哥也不抽烟!我爸也不抽烟!我们全家没人抽烟,你把烟收起来吧!”

看来,高个子的是“大哥”,矮个子的是“二哥”!

“这是她爸,他妈!你就叫‘大爷’、‘大娘’吧!”江哥此时从堂屋里带出一对老人,并介绍道。

“大爷!大娘!”我脸上一直挂着尴尬地笑容,因为除了笑,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好……好……小伙子很精神!”两位老人一副满意的神情。

好?很精神?这是什么意思?也对!除了“很精神”,我似乎也没有什么其他优点!仅有的优点都被这一句“很精神”给概括了!

这该怎么回答呢?面对着整个院子里众人的目光,我紧张得不知所措!

谦虚一下?“不不,一点儿也不精神……”这么说似乎不妥!

虚心接受?“嗯嗯,确实很精神……”这么说似乎更不妥!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我愣在原地,心脏也不知道该跳多快才合适!

终于,女孩姐姐打破了僵局,对她父母言道:“我们看过的差不多了,现在让两个孩子看看吧!咱们在院儿里聊,让他们两个在房间里聊!我带他进去!”女孩姐姐带我来到一扇门前,给了我一个眼神后,便转身去了院子里。院子里两方父母亲切地交谈着,一副相见恨晚的模样!

此时此刻,摆在我面前的是一扇漆色斑驳的红色木门。门上没有防盗锁,也没有锁扣,只有一个门把手孤零零地晾在那里。我伸出右手,却迟疑了,不知道该不该推开!这门后会是个怎样的世界?推开后又会发生一些怎样离奇的故事?我想象不到!但是有一点我非常清楚,现在绝对是个重要时刻!不管事情成与不成,这绝对会是一次重要的人生体验!只是,进去后聊什么呢?跟一个陌生女子真不知道有什么可聊的!哦,对了,捧哏!进去后听她说,自己默默地做个捧哏岂不是美滋滋!反正事情也成不了!今天这事儿过去之后,此时的聊天话题与过程也就不重要了!

来吧!说段儿相声吧!

我紧紧地握住门把手,还没怎么用力,木门却“吱呀”一声自己打开了!我稳定心神,一名女子映入眼帘:只见她端坐在床沿上,大红色的棉袄一直遮到膝盖,膝盖下漏出半条黑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黑色带拉链的粗跟高跟鞋!细长的十指紧紧相握,夹在两腿膝盖中间。乌黑的的头发梳到脑后,扎成一条弯弯的小辫子,脸前的刘海刚好盖住额头。两眼自始至终都在低头望着脚尖,低垂的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当然,也看不清她的模样!我转身关上木门,慢慢地也坐到床沿,与她相距一米的地方。

半晌,没人说一句话!房间里的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

就这么坐下去吗?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女孩还是看着自己的脚尖,她似乎跟她姐姐完全相反,不是个爱说话的人!看来,今天的“捧哏”是做不成了!但总得说点儿什么吧,今天这“对口相声”还是要说的,就这么坐到天黑算怎么回事儿!

“那个……”我深吸一口气,整理一下心情,开始打招呼:“你好!”

“你好!”我似乎听到了回答,但是那声音极小,如“嗡嗡”的蚊子叫一般。过了几秒钟,我的耳朵又有些模糊了,不确定刚刚是不是真的听到她说过什么,也许我刚才得到的回答,只是自己脑海里的幻觉……

这……这样还怎么聊下去呢……好吧,就当你刚才回答了……

“咱们在相亲啊!你真的不打算看我一眼吗?不想知道我长什么样子吗”我看着女孩一直低垂的头颅调侃道。本来就不怎么会说话的我,此时被另一个更不会说话的她逼得学会了“调侃”!

女孩被我逗乐了,嘴角咧起一丝微笑,开始慢慢地转过脸来:大眼睛,双眼皮,眉毛似乎画过,脸上也被某种粉涂得异常白皙!四目相对,我感觉到女孩似乎紧张得颤抖了一下,白皙的脸颊也紧跟着马上复了位!不过这一暼之下,我也总看清了她的模样。怎么说呢,长得还可以吧,不算漂亮,也不丑!跟前两次遇到的相比是倒是差了一些!不过从她脸上的妆容看出,她为这场相亲做了很多准备!倒是我自己,除了洗一下头发,别的什么也没捯饬,显得格外“失礼”!她应该没有看上我,我从她波澜不惊的眼睛里读出了这一点!先“可以”一下吧!我打算待会儿出了这间屋子,就这么给父母说!对这次相亲也算有了交代!

“你初中在那个班级?我们好像从来没有碰到过!”我随便找了个话题,想随便聊点什么。因为这氛围实在是太尴尬了,回去后父母如果问起聊天内容,我也有话说。为什么说起中学呢?因为我听说女孩只上到初中,而全乡只有一所中学,就是我们村里的那所!两个人的人生轨迹总算有了一些交集!

“我也没见过你……”她总算说了一句让人听得清楚的话。

然后呢?接着说啊,说点儿学校里的趣事,吐槽一下某个老师,说什么都可以啊!我看看女孩,此时她的头颅好像垂得更低了。我等了一会儿,等女孩组织语言,等她接着这个话题聊下去。可是,我等来的只有无尽的沉默!

“你现在做什么工作?”我不得不重启一个话题。

“在烟台的一家渔场,跟着我嫂子……”几个简短的文字以后,又是无尽的沉默!

这……这还怎么聊?你确定要相亲吗?我已经不知道该说啥了,对自己之前设想的“可以”准则也有了些许动摇!

“刚才的是你姐姐吧?她倒是能说会道的!你跟她可一点儿也不像!”

女孩脸上又泛起一丝笑容,但始终没有开口。

这……要不还是算了……“可以准则”似乎不适合她!

之后,我又提出一些关于生活经历,兴趣爱好,未来理想等等方面的话题,而她的回答却永远只有几个简洁的文字加上无尽的沉默!

她可能是第一次相亲,所以很紧张,再加上内向的性格,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只是,两个内向的人在一起恐怕不妥吧!结婚以后谁也不说话,整天你闷你的,我闷我的,这像什么样子,还是算了吧!此时,我打算遵守的“可以准则”已经完全动摇了!我的内心开始浮现一个强烈的念头:不可以!这绝对不可以!

最后,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该不该说话了!对于不爱说话的我来说,今天已经是“破天荒”!我转头看看女孩,她仍在低头看着脚尖。好吧,就这样结束吧!我想到此处,也默默地低下了头,看起了脚尖……

 

时间再次凝固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直到女孩姐姐的进场才总算给这冰冷凝固的房间送入了一丝新鲜空气!我对这次的会谈和之前两次一样不报任何希望,不过父母似乎对这次行程非常满意,跟“亲家”也相谈甚欢!回到自己家之后,还在喋喋不休地讨论着……

 

“怎么样?还可以吧!”

“不怎么样!不‘可以’!我不同意!”

“不同意?为什么不同意?人家女孩有什么不好?”

“哪儿都不好!根本不合适!她太闷了!话都不会说!”

“她话不会说!你会说吗!我告诉你,这事儿我跟你爸已经商量过了!只要人家女孩同意了,你必须给我同意!别再给我整那么多幺蛾子出来!”

 

呵呵……呵呵……呵呵……

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但还是忍不住想确认一下!

这样一来,我也算做了反抗……

这样一来,我也就不算个没抗争就投降的九零后……

这样一来,我似乎对自己的内心也有了交代……

 

呵呵,跟谁结婚又有什么关系呢!

呵呵,大家开心就好!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