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不油腻——许哥

李营 12天前 ⋅ 57 阅读

写完老钱,黄哥,龙妹妹和安明后,我就觉得应该写写许哥。

我问许哥说,我准备写你了。

许哥以为我有什么美好的词汇可以用在他身上。

现在想想应该是没有的。

许哥强调说,别说介绍个摄影的朋友了,现在不玩摄影了。

那就介绍下之前摄影的许哥和不再摄影的许哥。

如果说,龙妹妹和安明是我离开工厂步入互联网的第一步,老钱就是第二季。而黄哥就是第三步终章了。

那么,许哥,就是我将近4年低沉压抑平淡无趣的工厂生活的缩影。

在这段生活里,抛开我大舅哥不能说,也是感谢遇见许哥。

 


 

许哥应该是个乖巧的孩子,毕竟老是受欺负。

这里说的被欺负并不是指每天被揍的鼻青脸肿,大概文艺青年总会受限于自己的文艺,多多少少显得不被待见。

认识许哥的时候,我大四,我们同一个部门。

我用了属于我的办法去了倍耐力工业工程部,实习也好,试用期也罢。

许哥大我五岁,刚结束五年的沪漂生活。

那年是2011年,算起来也有七年之痒了。我入职是刚过完年的情人节,天还很冷,我们还在车间办公室办公。

许哥每天骑着本田摩托冲破寒风,穿着皮夹克来上班。

我上班就是写写实习报告,拿着秒表四处计算工时。

许哥总是迟到。我也不知道跟许哥怎么成了伙计,那时候部门很小。

我们的办公区域只有6个人,许哥,王萍,性强,还有两个我已经忘记名字的估计,一个是招我进来的,一个没多久就离职的。

其实,部门还有个阿涛,憨厚老实,人不坏,后来带着老婆回了东北, 在另一个工厂现场办公。

介绍这么多是因为我也纳闷,我怎么就跟许哥成了伙计。

 


 

不得不说,做工业工程是需要一些情商的。

也不得不说, 南方北方的人文差异还是有的。

许哥作为一个摩托车骑手,搞摄影,写诗的青年,多多少少会有些郁郁不得志。

这大概是我们后来一前一后离开工厂的原因。

最开始的时候,我还没申请公寓。午休时刻就去许哥的宿舍抽烟。我是不太习惯让别人烟的,许哥总是让我。

等我申请了公寓,我们便开始经常喊着雷明兄喝啤酒打牌,这也导致雷明兄后来成了我媳妇的哥。

不对,应该说是,后来我嫁给了雷明兄的亲妹子,周老师。

 


 

按理说,作为部门的老大哥,许哥应该表现的老成持重,不苟言笑。

然而许哥一方面显得博学,天文地理,周易八卦,另一方面还没来得及逗笑大家的时候自己却总是先笑。

忘了说了,许哥是山大的高材生,专业技能应该过关。这也导致后来我否定了导师给我命题的毕业设计,直接抄了许哥在车间搞的项目。

《基于SMED的三复合挤出机快速换模技术研究》看起来就是很专业,其实,没什么。说这个,大概是不禁想起当年许哥对我的关照有加。

可以想象,一个毕业五年沪漂归来的老鸟,和一个还没毕业的菜鸟。

那时候许哥的收入是我的两倍。所以,下了班去喝面条经常是许哥买单。

许哥做事严谨一丝不苟,并且会深谋远虑,然而这并不代表会周全。

艺术家总该是不拘泥细节,许哥却是个较真的人。

为此,因为管理理念过于科学,不免给土生土长一线工人上来的车间直接管理者有所分歧。

后来,阿涛去东北后,许哥搬去了阿涛那个车间,我们也搬到了办公楼,我还是经常会去许哥的办公室玩耍。

 


 

那是个百宝箱,我向来不会空手而归。这直接导致了后来的工作生活,每到一个办公室,不抢走点什么东西,我好像缺了点什么。

比起许哥,我其实显得更不正经。其实,我是骨子里就正经。

我一度认可许哥的观察力源于一次欧洲财团来我们厂参观决定是否投资。整个公司严阵以待,我们部门作为参观工厂的陪同人选,许哥在参观的路上说我,所有人都在装正经,只有你,假装不正经。

彼时,我们每周需要想意大利CEO汇报生产工作,我们部门有俩个人的外语老外听不懂,就是我跟许哥。

当然,我们也听不懂老外的外语,毕竟意大利人的英语也是差。

但,这不影响我们的工作。

 


现在的许哥开始健身,说什么不做中年油腻年。

其实,七年前许哥就是个运动健儿。

工厂每年都会有足球篮球比赛。

当然许哥文艺是不会参加这些世俗的运动,但是比赛场外,身穿24号黄色科比球衣,头套,护腕各类专业设备一应俱全,上碰下跳,左右突破,三步上篮(不进),也从传球,挚爱篮板球的,那就是许哥。

且不讨论技术如何,做什么事都是要专业,起码装备要专业,许哥就是这样。

摄影也是。

许哥发现我有摄影的慧根天赋是因为我拍了几张他很帅气的照片。

一张是作雨结婚在秀水城我用卡片机拍的,一张是性强结婚在小胡同的红地毯上。

岁月流逝,照片我已经找不到了。

但是我清楚的记得,许哥小心翼翼把这俩照片传到QQ空间,一个叫“岁月是一条大河”的相册。

然而,我没发现拍的有什么好。

 

老许一向爱用这种调调的文案

 


 

关于许哥说我有摄影的慧根,我差点就信了,也差点儿买了单反。

一定要买尼康的,咱俩可以互换镜头,许哥说。

你看,许哥也是蛮有心计的,懂的发展下线和通用资源。

许哥给我讲什么构图,背景虚化的时候我根本听不懂。

这大概是许哥的bug,不太会感受别人的感受。

所以也不会拒绝。

想到许哥请我喝过的面条,请我喝过的羊汤,周末骑着摩托车带我进过的城,不免觉得,现在许哥小气了,也不请我吃饭了。

作为部门的老男孩,许哥也是爱唱《老男孩》和《我的好兄弟》。

额外说一句,KTV高进和小沈阳的《我的好兄弟》画面就是我们那工厂。现场有很多熟悉的面孔,很多人现在还在那。

可能动感情唱歌的男孩也很容易动情。

有一年一个朋友生日,我跟许哥走遍了他们走过的地方,拍了很多没有他的照片,也偷了办公室很多A3白纸和记号笔,找各色的陌生人写了很多祝福。

我们的取景地遍布了兖州,济宁,村庄。从理发厅,广场,公园,到餐厅。道具从篮球,足球场,再到许哥的摩托车。

我负责拍摄许哥和许哥找人写字的照片。最后把照片做成视频,取名《足迹》,分为三个篇章... ...

这可能是我至今做过最文艺的事情,可惜换了多次电脑找不到了底稿。

我们原本计划广场大屏幕放,偏偏下雨,只好去了KTV用电脑。

后来的事情属于后来,就不再展开。

 


 

或许是因为许哥志不在工厂,也是池子浅容不下大老许。

关于许哥在工厂待的点点滴滴,我依然记得我们去各种地方喝酒,打牌,许哥总是表现的很忧郁,像是看多了郭敬明,习惯45度望着忧郁的天空。

也有过几次感情撕心裂肺的感情,但最后都是无疾而终。

后来的许哥去做了医药。

时运不济,每次都是出了事情找我。

老板不认账不发工资,威胁老板把自己威胁到了局子,被扣了车。

彼时,我刚好在那个县城跑团购,开着我的破车拉着我去领车,又撞了个奥迪。

后来,许哥单干,强逼着自己声色犬马,各种实体商业的应酬喝酒唱歌,也是一路波折。

举个例子,波折的许哥去年准备结婚却又收不上来的外债。

组织了半天语言没有要债只是发了个朋友圈,还秒删。

大概许哥就是那种

 

我的好兄弟/心里有苦不给你说
人生难得起起落落/还是要坚强的生活
哭过笑过/至少我还是我

 

中年不油腻许

 


 

如果让我总结许哥在工厂的生活,大概是一个天使不小心落了凡尘。这也导致了他急速的离开。

想必,做医疗器械的许哥是不小心落入另一个凡尘,但是,岁月残酷,不能逃避,只好硬着头皮扛下去。

想必,这也注定了许哥英年晚婚。

去年的国庆,我刚好结束成都的出差回来,去给许哥当伴郎。

晚上我作为童男子,夜宿新房。

我到的时候已经晚上11点多,许哥还在外边跟秘书帮的大学同学应酬。

要我说,现在的许哥未必真心快乐,但是能找到快乐。

这听起来很矛盾。

一个人在不能从事自己真心喜欢想要从事的工作,但又能充实的实现自我,收益还蛮不错的时候,大概就是这种状态。

 

晚婚典礼许

 


 

我还是从别人嘴里听到许哥为人父的消息。

大概一个男子开始成年不是结婚开始,而是为人父的时刻。

下午的时候看知乎有讨论,“中年暴富是种什么体验”的时候,我想到许哥,所以突然下手絮絮叨叨这么许哥。

总觉得,所有不好的运气亏欠许哥的,终究会偿还他。

这个中年不油腻男或许突然会发迹。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