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长大就意味着失去吗?

卖卖 8月前 ⋅ 159 阅读

家乡有一条小溪,记忆里的小溪水很清,夏天时,我们总在水里泡着,抓鱼捉螃蟹。后来的小溪却成了一汪死水,浑浊不堪,水面漂浮着竹叶和鸭毛,散发出一股腐坏的臭味。我们的村子就在小溪旁,村子很穷,尽是低矮的瓦房,多数已经破败不堪。青苔爬满房檐,木头早已腐坏发霉,只剩屋顶的几块瓦片。

爷爷已经老的像一根枯柴,瘦的皮连着骨头,他真的太老了,老到身体各个器官都衰竭了,他没说,我们就都不知道。爷爷很是勤俭节省,厨房里只挂着一盏两瓦的白炽灯,灯光有些泛黄,我看着爷爷的脸,每一帧都像触不可及的老照片。爷爷在屋里打水,我接过水桶让他去休息,他却不肯,非要跟我待在一起,爷爷就在我旁边颤颤巍巍地走着,空气里突然生出一股尸体腐坏的味道,我转头看着爷爷,他就在我眼前一点一点地腐化了。

我吓坏了,瞬间从梦中惊醒了,爷爷去世后,这个梦我已经做了许多次,但是每次依然会被吓醒。我摸摸枕头和脸颊,一滴眼泪都没有流,我害怕极了,却怎么也哭不出来。窗外的蟋蟀在叫,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了,六人间的寝室,每晚磨牙声、呼噜声此起彼伏。我轻声走到阳台,大口呼吸新鲜空气,空气里满是栀子花的味道。我们的校舍依山而建,宿舍旁边是一片连绵起伏的山林,月亮停在山顶,远处看像是着火了一般,我有些惊慌无措,稍稍歪头,换个角度看,才发现,哦,原来只是月亮。

同寝室的舍友来自五湖四海,这个夏天我们就要说再见了。我们约定好要在毕业前放肆地醉一场,以试探彼此的酒量。事到临了我们却胆怯起来,生怕在外喝醉被同学看了笑话,毕竟是女生,顾虑难免多些。我们一行六个人,明确分工,买零食的去超市,买烧烤的出校门,买酒的悄悄进行,前前后后我们搬了近三箱啤酒。酒过三巡之后,两个姑娘倒下了,剩下的竟难分伯仲,谁也喝不醉谁。分别时,我们都没哭,所有的不舍全放进了心里。以前,我总想着时间过得很慢,怎么你过世之后,时间突然就变快了呢?所有的事,所有的人都在推着我往前走,爷爷呀,我想,我是不是该长大了?

校园里的栀子花和你种的一样香,草丛里一簇一簇紧挨着,白的很好看。小时候,我喜欢把花绑在头发上,你还老笑我臭美,你还记得吗?我很喜欢花,思思是知道的,但是他说送花太俗,就去超市买了一大袋零食给我。我很高兴地接受了,可是他还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收过花呢!我多希望第一束花是他送给我的呀。遗憾的是,花香满溢的时节,却是分别的时候。毕业后,思思要回山东了。

日头正盛之时,树荫底下仍是一片一片穿着学士袍的同学,大家聚在一起聊天、拍照。

“你俩也来一张呀。”同学们起哄道。

思思便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我们对着镜头害羞地笑了,照片背景是学校的正门。思思家离我1600多公里,我们知道离别将近,却没觉得害怕。我去火车站送他,在车站门口告别了半天,进站后却发现火车晚点了,我买了最便宜的火车票,进站陪他等车。周围的人都在玩手机,只有我们紧紧靠在一起,有说也说不完的话。那时我还不懂毕业就意味着分离,分离就意味着分手,我们坚定地觉得感情可以战胜现实,却在半年后被现实无情地扇了几巴掌。

思思走之前我接到了花花的喜帖,那天我哭得死去活来,我想你也都看到了。思思在旁边劝我,可怎么劝怎么哄都不行。我一个劲地哭,哭到最后没有力气,趴在思思的手臂上睡着了。事后,我想了很多,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过,我和花花相识十年,她结婚我应该是很替她开心的,为什么却如此难过呢?是因为我和思思即将离别吗?是因为你没有亲自看到我出嫁吗?过了很久我才想明白,是我还没有做好嫁做人妇的准备,时间却催着我成熟了。

花花婚礼前,邀请我去她家,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未婚夫,心里一紧,打心眼里生出一丝厌恶。眼前的男生,又老又胖,油光满面。后来花花给我说,他待她很好,我才放下心来。

“花花呀,你真的长大了吗?你真的准备好结婚了吗?”

“从我爸妈离婚的那天我就长大了。” 

花花的父母早年离异,她一直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我本该地祝福她。可我的心底却不能自已地生出强烈的不舍。我的花花呀,你不过才二十出头,就要远嫁他方,为人妇,做人母了,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那是在爷爷的葬礼上,长辈们都在忙前忙后,我和几个姑父围坐在木桌上,我正听着他们聊天。爷爷和奶奶突然就出现了,爷爷坐在我身旁,奶奶坐在我的对面,他们面带微笑地看着我,眼里充满了爱意,他们变得年轻了,是我儿时看见的样子,我心里咯噔一下,哎呀,你们就该是这么年轻的样子。悲伤猛地袭来,我咧开嘴,仰头痛哭。我从梦中哭醒,却无法停止悲伤,又嘤嘤地哭了半天,后来大概是哭累了,便又睡着了。

说来也是奇怪,从那以后,我再没梦到过你在我眼前腐烂。爷爷呀,你去世那年发生了好多事,我都没办法一一说给你听。我失去了你,失去了思思,失去了我的好朋友,爷爷呀,这就是长大的代价吗?我想说我可不可以不要长大,可不可以留住你们,可是我说不出口,因为我知道时间是不可逆的,除了接受我什么都做不了。不知怎的,体会过失去带来的伤痛,我的心里竟赌气似的生出了一股巨大的勇气,支撑着我足以去面对这个复杂的世界。爷爷呀,你说这是不是长大?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