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深时见鹿,雾散时见你。

赤脚大仙 2月前 ⋅ 773 阅读

零八那年,你躺在我的坏里,奄奄一息。我抚摸着你柔顺的白毛,你眼里仅剩的一条细缝,泛滥着泪珠,我无能为力地看着你痛苦的抽搐,无力的呻吟,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的清晰体会到世间的无奈。

晚修下课归家,一切如常。

夜里下起冷雨,母亲披着雨衣坐在摩托车上等我,等我靠近,母亲交给我头盔:“啊呆走了。”我顿在原地,眼泪不自觉地从眼眶流出,没有哀痛的哭喊,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呆滞的站在原地,迈不动腿,泪润湿了脸庞,一时的无言让我的母亲不知所措。

坐上摩托车,环抱着母亲的腰,看着路上繁华的街景,热闹的人群,冰冷的雨打在我的脸上,流进嘴里的已经分不清楚究竟是眼泪还是雨水了。我把脸贴在母亲的后背上,无声的哭泣,手紧紧攥住母亲的衣服,想尝试让自己冷静下来,到底是无用功……

短短的路程,一下就到了目的地。家门像往常一样,提前打开着,只不过今天门前多了个等待的人——我的父亲。相望无言,我努力睁开红肿的双眼,他一把抱住我,情绪一下子开始爆发,我放声大哭。用力地紧攥住父亲的衣背,眼泪浸湿了他的胸襟,母亲在门前看着我绝望地嘶喊,大哥坐在客厅,若无其事地看着电视,我不知道他的眼眶是否和我一样装满了眼泪。

你奄奄一息的躺在窝里,留着眼里一丝缝隙能容得下我的影子。眼角划过痛苦的泪水,无法承受的疼痛让你连哀嚎的力气都没有,我伸出颤抖的手,抚摸着你的微微抽搐的身体。我无力的坐在你的身边,眼看着你悄悄的离我而去。想紧紧抓住流逝的生命轨迹,却无可奈何感叹世间的残忍。你像以前傍晚一样慵懒睡去,却不再像以往般第二天兴奋地撕咬着我的床单喊我起床。静静地……悄悄地……你闭上了眼眶那条仅存的缝隙,没了呼吸。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结果,心脏却控制不住刺疼。在那条空荡的马路,我往前头走去,再回首,却不想已经把你弄丢了……父母把你送去安葬,是小院后的那个桂花树下。我坐在家里反应今天带给我的离愁,大哥视线离开了电视机的屏幕,揽过我的的肩膀,我看着他泛红的眼眶,却没有眼泪。

 

第二天照常上学,照常放学,仿佛一切回到了以前,只不过身边少了一个跟屁虫……做完功课我总喜欢坐在院子里,看着那棵桂花树出神。到了傍晚,习惯了出门遛弯,换好鞋子准备走的时候,门关里还放着牵引绳,我拿过那条熟悉的绳子,走上了那条熟悉的路。路上多的是遛狗的人,不久前自己也是这堆“铲屎官”里的一员,然而就这样脱离了群体。

当年,你初来乍到,丁点大的身躯,惹人怜爱,家里的人都喜欢把你抱在怀里,让你在怀里撒泼,在怀里安睡…看着你逐渐长大,从只会在怀里撒娇的小东西长大成全客厅撒泼的二货,对于你,没有过多地谴责,更多的只是无奈和溺爱,如今那份溺爱已无处安放了。

你离开之后,父母把你的物品全部都丢掉了,他们说留着也是个惦记,不如早点忘了。我也没拦着,你不在了,这些东西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唯独那条牵引绳,我把它放在了一个盒子里,这毕竟是我和你之间唯一有联系的东西,我把你放进了我社交空间的纪念墙,既然不能利落干脆地相忘于江湖,那就彼此留个牵挂。

我希望如果有来生,你是我的跟屁虫,我还会是你的铲屎官。

再见了……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