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风暴

chole 11天前 ⋅ 154 阅读

说起来我们公司也算是一个跨国公司,老板在国内有三家工厂,在柬埔寨还有一家工厂。我在国内的一家工厂上班,算是销售兼跟单。开始的时候,公司是在市里的,后来由于环保,工厂迁到了郊区,我们业务上的人员也跟着一起搬了过去,天天坐班车上下班。工作时间是早上8点到晚上5点,早上班车6点半从市里发车,我们一般6点就要起来去坐班车,虽然辛苦一点吧,但是工资稍高一点,大家慢慢也都习惯了。

11月份的时候,大领导忽然宣布又要搬回市区,但是市区的办公室比较小,没有这么多人的位置,要求每个组包括领导只能保留3个人,其余的全部裁掉。我们业务部门有6个组,每个组都有4-5个人,再加上采购和后勤部,总共要裁掉十几个人。这样的坏消息自然不会开大会宣布,大领导给各组的直属领导说了,叫这些小领导下去找各自的下属谈话。

我们组是5个人,也就意味着要裁掉2个,说实话这是很残酷的选择。除了领导和我;另外一个李姐工作10年了,但是事业心不强,比我略低一点,负责一个大客户的日常联络;再一个是来了两年多的小凯,主要是负责跟单;另外一个是来了一年多的一个小姑娘,小思。小思虽然来的时间最短,但是非常聪明好学,不娇气,领导非常喜欢她。小凯呢,虽然人很踏实,做事认真细致,但是不爱说话,领导不怎么喜欢他,第一个上黑名单的就是他。另外的一个要走的,领导就要在李姐和小思之间做出选择,李姐家里有两个娃,大的上幼儿园,小的刚1岁半,家庭占用精力比较多;小思虽然聪明,但是来的时间太短,前面都在实习,工作上还不能独挡一面。思来想去,领导还是留下了李姐。

虽然我不用担心去留问题,但是实际上小凯和小思的离开对我的冲击很大,小凯走了以后他负责的跟单业务就得由我来负责,而小思平时是主要给我打下手,现在所有的杂活我都要自己来干,说白了,我的位子也由开发经理降成了跟单员。而李姐本来她的客户所有的工作都是自己干的,她反而没什么变化。除了工作内容的变动和职位降低带来的冲击,情感的冲击也是很大的。说实话,我很喜欢小凯和小思两个年轻人,大家在一起工作也很开心,一想到他俩要离开,心里万分不舍。自从我来公司以后,都是在加人,业务越做越多,人也越来越多,真是想不到有一天,会如此大规模裁员。

在这种人人自危的情况下,公司的气氛也是尤其诡异,表面上看上去大家还在像原来那样工作,处理事情,只是这平静下面,不知道有多少暗流在涌动。其实,裁员也不是没有先兆,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后来才听说,在我们裁员之前,工厂已经裁掉了一百多人,从原来的800人,裁到了600多人。工厂裁完了,就轮到了我们业务。

虽然说是裁员,公司却不愿意按照法律规定赔偿被裁员工的损失,想尽办法叫员工自己走。比如跟我们组的小凯说,现在没有岗位了,安排你到车间你肯定也不去,你自己看怎么办。小凯佷识趣地说,那我辞职吧。小思也是这样,跟人力谈完了话,自动辞职了。公司的人事叫他们在走之前都写了《辞职申请》,写上“由于个人原因,自愿辞职”,以免他们将来再生事端。另外一个组的男生不想走,人事说现在业务上没有岗位了,没法安排你。他说,我去工厂也行。人事说,xx车间缺一个扫厕所的,要不你去吧。叫一个重点大学毕业生去扫厕所,这个男生愤然离职了。

除了这些好打发的,也有一部分人不甘心这样被公司辞退。艾姐是去年才到我们公司的开发经理,现在形势不好了,第一个要被裁掉的就是她这样薪水高年限短的员工,因为现在市场也不好做,她也没有太多的单。人事想要让她自动辞职,说话非常难听,跟她说,你也没什么业绩,怎么好意思继续待下去,脸皮也太厚了吧。别怀疑,这真是我们公司人事说的话。艾姐也不是吃素的,她说我好歹也比你个二级岗位的强,现在我还没走呢咱们就还是同事,你这么对我说话真是反了你了!总之来回反复好几次,人事里的各级领导都找她谈过了,各种难听的话也都说到了极致,脸皮也已经撕破了,艾姐就是不走,要求公司补偿。

另外一个就是黄哥了,黄哥大学一毕业就在公司上班,差不多工作有12年了。黄哥的英语不太好,本人事业心也不太强,一直在业务的基础岗位上。但是人非常好,生产上的各种事也非常精通,是非常棒的跟单员。人事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直接说要裁掉他,而是要调他去当库管。说实话,比起扫地来,这个工作貌似还实际一点,也有一点诚意,不过工资肯定不高。公司之所以没有直接辞掉黄哥,估计也是忌惮他工作时间长,一旦劳动仲裁,公司赔偿的金额会比较高。黄哥直接拒绝了人事的提议,不想去当库管。

到了搬家的日子,我们这些不走的自然就搬回到市区上班,虽然不用失去工作,但是降薪却是难免,而且幅度也不低,20%~25%。艾姐和黄哥由于跟公司没有谈妥,也暂时跟着搬回来。过了几天,艾姐的领导跟她谈话,跟她说她每个月要做到30万的订单,而且没有底薪。艾姐目前的订单量,一个月30000也没有,30万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其实还是变相逼她走。但是艾姐还是不想走,还是这样在公司待着,天天照常上班。过了一周,人事发现这个办法并不奏效,于是又跟她谈话,调她去工厂,薪水每月2000。这次艾姐坚持不住了,说不接受调岗,要去仲裁。

黄哥这边由于工作年限长,人事要客气的多,不过目的还是一样的,希望他能自动辞职。要调他去其他部门,底薪也勉强说的过去,不过要有半年的实习期,一个工作了十几年的人了,公司内调岗位还要实习,黄哥也是哭笑不得。但是迫于经济压力,还在犹豫中。

裁员加降薪,公司内部人心惶惶,我也问了几个同行,大家都说今年订单不太好,裁员的裁员,降薪的降薪,整体的大环境也是不好。难道经济危机又要来了?但是下班路上,看到凉菜摊位前买凉菜的人还是很多,忽然觉得还是有希望的。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