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一个人的世界

玄戈 17天前 ⋅ 44 阅读


若有人问我,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定然一时半会说不出来。
在我认识到我必须抓紧时间爱他之后,我对他的过去十分好奇,我喜欢听别人谈起记忆中的他,因为我儿时关于他的记忆实在太少太少。
奶奶跟我说,他年轻的时候长得很俊俏,是个勤快老实的后生。我看着她手中那张泛黄的相片上,那清秀的姑娘和帅气的小伙,心头浮山了些许感动。他们也曾有过自己的花样年华,一路风雨,他们的青丝也变成了白发。我羡慕的,就是他们之间的这种爱情,年轻时是浪漫,年老了依旧平淡。
我曾经感到奇怪,奶奶不擅打理屋子,做饭也做的很一般,在他们那个年代,这是很不正常的一件事,后来我知道了,那是因为他心疼她,将家务承包了,他在的时候,家里总是井井有条,他后来病了,家里看起来便总是不甚齐整。
他也很能干,据说,他成家的时候,家里一穷二白,是他用双手,攒下了如今的家业,现在我们老家的房子,是他用双手,一砖一瓦自己搭建起来的。
他年少时胆子很大,不仅不怕山上的蛇,还曾经养过几条,这曾叫我十分惊讶,因为在我印象里,他是个十分温厚的人。我记得老家的院里,有许多他养的花花草草,还有那条被他视作家人的狗。
自从他生病之后,院里的花草多半都死了。


小时候,我觉得他是这个世界上最顶天立地的人。我记得他一锄头一锄头锄出来的粮,也记得骑在他脖子上的妹妹,和他牵着我的大手。他牵我的感觉,我如今已经记不起,那双带有一层厚厚的茧的大手,应该是粗糙而温暖的吧。
比起奶奶的唠叨,他更多的时候是沉默,但是我总能感受到那份无声的爱。
那时候,老家的房子有两栋,我们住在一边,他们住在另一边。我们一家人除了过年过节,基本上不回老家,但每每回去,只要我们这边的灯亮着,他一定会过来看看我们,哪怕已经睡下,也像是有所感应似的,起来披件衣服过来瞧瞧我们。
过来了,他也不跟我们说些什么,就只是瞧瞧我们,就单单是看见我们在,他便觉得心安。
后来,他得了脑梗,步履有些蹒跚,但这个习惯仍然不改,哪怕后来走路都不稳了,他也会拄着拐杖过来看我们,谁劝都不改。
经常让我想起的,还有他沉默的坐在沙发上看新闻联播的场景,每天看新闻联播,是他雷打不动的习惯,但是每当我和妹妹在他身边,他便会为我们换到少儿频道,让我们看我们喜欢的动画片。
当时年纪小,根本不懂得感恩,也不记得照顾爷爷奶奶的心情,如今细细想着那些暖暖的回忆,我总是很后悔,如果当初再懂事一点,多回去看看他,哪怕就只是陪他说说话也好。
后来我长大了,他却更老了。
他的病越来越严重,先是说话含糊不清,后来是腿脚不便,记忆衰退。前几年,他还能含糊不清的叫着我们的名字,直到后来,他只能坐在轮椅上,目光呆滞,脑袋空空的面对周遭的一切。
我们给他喂药的时候,他总是会挥着手臂反抗,他会紧紧的闭着嘴巴,说什么也不张开,他看向我们的眼神是抗拒的,是陌生的,充满了戒备与不信任。每次喂药,都像是一场战争。
现在的他,像个任性的孩子,依旧不说话,别人哄着,逗着,都不一定会听话。他是个孤僻的孩子,他的世界我们都不懂,他也融入不进我们的世界里来,无论外界如何喧哗,他的耳边总是寂静的。
刚不能走路那段时间,我们会给他找几本书在面前摆着,清醒的时候,他偶尔会翻一翻,糊涂的时候,他也会撕书,会把书弄得皱皱巴巴,会把书乱扔。后来他完全糊涂了,他们说他看不懂了,不会看了,我却还把书放在他面前,看他偶尔盯着书发呆,我便觉得那书该放。
他一个人坐着,听不懂我们说话,我们也听不懂他的情绪,一个人的世界太孤单,我总得让他有些事做啊。


我对他的苍老,只能感到无比的心疼和深深地无可奈何。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有些没耐心的人会因为他的任性和幼稚而责骂他,虽然他们都觉得他已经听不懂了,可我却总是护着他,什么责备的话都舍不得跟他说。有些时候,我甚至觉得我的他们对他太过苛刻了,他现在就是一个孩子,对一个孩子,哪能要求那么多呢?
孩子闹,他们便会哄,而他闹,他们却责备,未免太过不公了。
从他生病那年起,我的生日愿望,都换成了让他身体健康,平安长寿。
什么东西,能换回他强健的身体?
什么东西,能换回他的记忆?
什么东西,能换回他关爱的眼神?
没有。
也不可能有。
时间在静止,我们一直在流逝。
我最最亲爱的爷爷呀,我作为他爱的人之一,我只能尽可能的,将我的时间,花在他的世界里。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