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蝼蚁一样活着的公务猿

三斗 6月前 ⋅ 201 阅读

我,今年三十岁了。在二十岁前,我和我的朋友都觉得二十岁的青年应该是非常独立、可以做任何事情的男人。但是,我们甚至都不记得自己的二十岁干了什么,不知不觉就从十几岁变成了二十几岁,尤其是上了大学后,无忧无虑的样子堪比10岁以前的小学时代。

这种无忧无虑持续到了我的24岁,这一年的夏天我大学毕业,而在这一年的春天,我考上了家乡的公务猿,于是,接下来的一年是我更加无忧无虑的时光。在家乡镇政府工作,那时候乡镇的工作节奏还不像现在这么紧凑,有忙的时候也有闲的时候。我就这么胸无大志的努力工作混着日子。但是,我有一块心病,就是谈了几年的女朋友一直没有被我父母接受。按照身边人的看法,我的家庭是属于那种“老辈也曾阔过”的家庭,到我父母这代就是普通的工人家庭,但因为一直也做着小生意,在小县城也算早早跨过了温饱线。我本人是天秤座,身高183,颜值中上。我女朋友身高颜值不在线(身边人的看法),家里父母都是农民,她母亲身体还不好,家里的经济收入主要靠种地,大概家里五六亩地吧。感觉我的岳父母能把我对象培养成大学生没有让她辍学打工还是挺不容易的。

经过我不强硬但持久的抗争,加上我女朋友考上了教师编制,在我工作一年多以后,家里为我举办了婚礼。媳妇包括他们家里对我都没什么要求,彩礼不多,房子也是有个地方住就行了。现在我们的孩子都快上幼儿园了,还没有自己的房子。为什么买不上房子,下面再说。

结婚没多久,媳妇怀孕了,因为她的学校也在乡下,上班通勤成了大问题。于是,买车还是买房成了摆在我们面前的选择题。那个时候我们手里有点结婚攒的钱,大概七八万吧。买房的话借点能凑够首付。买车的话按揭也能负担。可惜的是,那时我们都受了一部分媒体和专家的诱导,认为房价会下跌,起码不会再继续上涨了。那是2015年,楼市拐点前一年。我们全款买了一辆便宜的小轿车。

度过漫长又难熬的十月怀胎,我们的孩子出生了,她是那么的可爱,我为她买最好的奶粉,用最好的尿不湿。然而这种光景没有持续多久,媳妇挑选了价位适中的尿不湿和湿巾,奶粉也换成了更适合孩子体质的牛栏。现在孩子大了,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给她一个儿童房。因为是和父母合住,我们私有的空间仅仅是一个二十多平米的房间,要想打理好真的太难了,东西太杂乱了。我自己晚上下班想开着台灯看书充电,可是会打扰到媳妇和孩子休息,也只能抱着手机看一会。而孩子能,也只能在大人的生活里寻找自己游戏的缝隙。

工作前两年,我工资两千多一点,基本月光。媳妇工资和我差不多,她的能存一部分。

我以前以为自己像大象一样,在大陆上没有天敌,自己可以成长为任何想成为的样子;现在,我觉得自己活得像蝼蚁,可能奋斗一辈子,才能让我最宝贵的孩子获得我曾经无法获得的东西。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