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温柔捕捉者

踏莎行 2月前 ⋅ 159 阅读

地点:新疆乌鲁木齐

时间:2013-2016年

  当我的心处于极度难受时,我极力捕捉身边的每一点温柔,这些温柔是给黑暗中的我巨大的安慰,使我可以度过接下来的这三年。

  谁知道呢,将我推下深渊的,是一位本应该教书育人的人民教师。

  2013年3月,我14岁半,初三上学期结束,以班级第一的水平,被选拔进入了学校的直升班,不用中考,就可以直接进入高中阶段的学习。学校承诺,接下来的三年半,任课老师不会换,我们将拥有全校最好的资源,我们将比别人多出一年的时间进行高考的复习。

  而来到直升班的第一节物理课,我就被物理老师骂了,原因是临近下课,肚子疼的我不停地看表,伴随着下课的铃声,我被叫了起来:

“这一列第四排的女生,你来重复一下我的问题,我看你老看表,怎么了?不想上课了可以出去!”

我的心里突然产生了巨大的不舒服,因为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莫名其妙地听到有老师以这种语气对我说话。没想到所有的悲伤都从此刻开始了,一学期结束,学校的承诺变了,高一,物理老师变成了我们的班主任,除了数学老师,其他的任课老师都换了。有三四位同学因为换班主任,坚定地转班了,或转去了文科,或转去了理科实验班,那时候的他们,真的是勇敢的。

高一,一开学,班主任就开始无端的贬低文科班和教文科的老师,就连我喜欢的直升班的语文老师都没放过,所以之后,“你去文科班吧”这句话就成了我们班的一句羞辱人的话,语文的科目更是不被重视,这让很喜欢写作的我小心地收起了自己的爱好。

  就算我一再伪装,可是还是逃不过班主任的针对。没过多久,班主任又开始莫名其妙地针对我,疯狂地朝我身上贴标签。他说要设置三个“最后一排”,坐到最后一排的人,就是“没有梦想、没有斗志、心态不好、没有救的人”。第二天,我背着书包进班,就被班主任叫着搬着桌子去最后一排,嘴里还说着:“你是个聪明的人,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放最后一排,你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

  “最近在学离心运动,最后一道大题这么难,同学们都来问我了,你也不来问我题,我看你就是不想学了,想要做离心运动被离心出去了吧!你坐最后一排去想想我说的话对不对。”

  我搬着桌子,一路上都听到有同学小声的在问我你怎么了,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开始我还没觉得坐最后一排会怎么样,因为初中的时候我也常坐最后一排,成绩并没有受到影响,我以为这次也是一样。

  可是这只是我以为,这里的最后一排,老师的目光从来不光顾,老师“one by one”的提问也总是跳过最后一排,作业发到最后一排也总是最皱的,或者作业根本发不到最后一排,作业发完了我经常要去讲台上才能找到自己的作业。而更多的是,班主任的一次次无端的谩骂,某天,班主任送他的孩子回老家,心情不好,来学校翻看着每个人的物理作业,发现我的前一天的物理作业有两个选择题没有改错,后来发现还有一个前十名的男生也没有改错,但是班主任唯独把我叫到讲台上骂,上课了再把我叫到办公室骂,并要求我午休的时候给他打电话。

  我的家离学校有坐火车要坐4个小时火车的距离,所以,我虽然住校,但是我爸妈还是在学校附近给我租了一个房子,是合租的形式,虽然是合租,但是我跟合租的人一般不会见到面,都是自己在自己的房间里。班主任说我的条件太好了,还要在学校跟前租房,说我跟合租的人学了一身的坏毛病,一周不知道要跟我说多少遍,转学吧,回家吧,不要再乌鲁木齐上学了,我不配。

  才刚上高一,他就洋洋洒洒地写了三页“高考成绩预估”,给每个同学都预估了高考成绩,说没写的就是他觉得考不上大学的,他放在学习委员那里,让每个同学都去看看,话音刚落,同学们都围过去看,我也过去,我很害怕,害怕我从头看到尾都找不到我的名字。班主任抱着手臂站在一旁嘟着嘴,我顶着巨大的压力,一个一个名字的找,果真没有我的名字。

  是啊,慢慢地我的自信已经全没了,我也慢慢开始相信我不配,言语的力量是强大的,当你不断地听到同样的打击,就算你什么也没做,你也会觉得你是真的不行,过去的那个自己好像已经死去了,现在这个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感觉我彻底地变了一个人,把自己的内心完全封锁起来,性情大变,我感觉以前的那个自己已经死去了,现在的我,失去了认知能力,我的世界变得一片灰蒙蒙的,我像是一个在看黑白电影的旁观者,这个世界,我并不身处其中,我感受不到我的存在,听到别人叫我的名字我觉得十分陌生,看阳光觉得阳光是绿色的,绿的刺眼,端起小摊上的一杯饮料,也不记得给钱,老板在后面叫我我也感受不到是在叫我。

  放学后,我独自在雪地里行走,不知道走了多远;在合租的小房间里,我坐在窗台,看着下面来往的车辆,想着如果跳下去会发生什么;经常流鼻血,我就低着头,看着血一滴一滴地滴在垃圾桶里,在垃圾食品的包装袋上溅起来。每个夜晚,都是我情绪十分不稳定的时候,多少个清晨醒来,都是从噩梦中,睁开眼时感觉心脏上仿佛压着什么巨大的重物,我喘不过气来,我甚至开始有些分不清梦和现实。我开始变得麻木,有时候很想哭一场,但是却又好像忘记了怎么哭。某天晚上,我收到了初中语文老师发来的邮件,我觉得每一个字都好温暖,像是冬日里的火焰,温度越来越高,融化了我的眼睛,流出泪来,眼睛觉得干涸得刺痛。

一学期过去了,我如班主任所愿,成绩掉到了班级倒数第三名,他又给我爸妈说着让我转班或者转学,说所有的老师都不喜欢我,希望我走,不想让我拖班级的后腿。班主任重复着这样的说辞,让我的父母也觉得自己的女儿糟糕透了,我和我爸妈也陷入了无限的冷战中。我在电话那头把妈妈气的晕倒在地,我和爸爸一见面就吵架,一吵架就开始砸家里能砸的东西,我开始不认识我的爸妈,我觉得他们也开始不认识我,因为家离学校离的远,爸妈轮流着一周来看我一次,我妈总是给我留各种纸条,我爸还给我写长长的电子邮件。

说实话,我害怕看到这样大段的语重心长的文字,我需要的,只是他们能够相信我,和我站在一边,不要听班主任口中对我的描述,我需要的,只是我在说学校的烦恼时,他们能够安慰一下我,而不是对我说都是我自己的原因。

下学期开学,寒假作业里,好不容易布置了一次写作文的作业,是写《家》的读后感,我很认真地读完了这本书也很认真的也了一篇一千多字的作文。因为突然通知提前开学,所以我晚去了学校一天,到了学校后我马上交作业。我的作文纸,我传了几次,最后亲自放在语文老师的手里,可是下课后,我在讲台的地上捡起来了我的作文纸,上面印着语文老师的高跟鞋印。那时看到这个高跟鞋印,随着我把作文纸揉成一团使劲扔进垃圾桶,我对语文的热爱,也一同扔进垃圾桶了。

不知道在最后一排坐了多久,我在寻找一道光,我在寻找一根救命稻草。历史课上,历史老师点我回答问题,她走到我的身边,她的眼睛凝视着我的眼睛,期待着我回答问题,我永远记得那个温柔的眼神,我很久不曾见过,我害怕,我害怕我回答错了,小声地回答了,她听了后对我点头。坐下后,我竟然想哭,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觉得这样温柔的目光不配在我身上落下。因为当时听信班主任模仿各科老师的语调说不喜欢我,我已经开始仇视各科老师了,直到现在回想,我才发现自己的作法有多么的傻,还有那么多温柔的目光没有被我浑浊的双眼捕捉到。

温柔总是渺小的,每当我刚捕捉到一点温柔,觉得世界明亮了一些,可是总会再出现一件事将我击溃。我永远记得那个放学后的下午,我回到合租的房间,看见我的门锁被撬开,落了一地螺丝,进门书架上放着一把刀,我珍藏的东西被洒落了一地,书桌和衣柜的抽屉被大开着,我感受到背后有人走过带起一阵风,这一刻,我多么想要小偷给我背后一刀,结束这一切吧。我站在房内的那几秒,脑海中闪过好多的事情,好多温柔的画面,我还是懦弱的,我迈开我的双腿飞快地跑了出去,边跑边给我妈打电话,我妈远远地着急,我跑到小区的保卫室,门卫大叔说这不关他的事,让我打110,我打给了110,我打给了房东,我不知道该去哪,一个小时后,警察和房东才缓缓地到来,警察们背着手在房间内转了一圈说损失小于六千不能立案,房东骂我傻,说赔偿不了。最后一个电话我试着打给了班主任,他只说了一句“让你住学校你不住学校。”我没什么说的了,我不想再说什么,那一刻我不想再求助任何人,如果能自己解决,我绝对不会开口说一句帮我。我搬家了。

我的父母经常给我说我应该感谢班主任,让我提前感受到了社会。我不感谢他,我为什么要感谢他,我永远恨他,他将我获得全国作文竞赛的奖状因物理考试不及格扔到了地上弄皱,他强制我去他家补课,因为我不想去而让我在办公室不许出来。我不喜欢我的父母去迎合他,过节给他送礼,请他吃饭,或是直接送钱。我本是觉得教师是神圣的,可是现在我开始迷茫了,我不愿相信,这些事情是一个老师做出来的。这只是发生在我一个人身上的事情,班上的同学还有许多类似又不类似的事情,我亲眼看见好朋友伤心地用小刀在胳膊上划出一道又一道伤口。太疼了,我们都太疼了,直到多年后,我们再聊起,还是会伤心地觉得自己仍然没有走出来,后来我们只是毕业了,一些事情并没有结果。

三年,我一直在找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高三月考的成绩刚出来两天,那天天空飘着大雪,周六,早上一去,我又被莫名其妙地换到了最后一排,那天我爸也刚到租的房子来看我。我气愤地摔门回家,哭了一路,我爸看见我这个样子,气愤地摔门去学校。

后来一切都好了,他终于不再没事找事,我也开始找事情让自己的心情愉快,我的成绩比高一时提高了快200分。他说我考不上大学,可是我上了211,终于离开了这肮脏浑浊之地。

我活成了两个我,一个是曾经十分优秀的我,一个是跌入谷底的我,甚至我觉得现在我仍在两个状态在不停地切换,我时常觉得自己应该是有能力的,而时常又感到胆怯自卑。大学里,虽然那三年已经远去,可是影响真的太大了,也许班上的很多人都和我感同身受,但是我知道,感同身受真的很难,后来我跟大学同学讲过高中班主任的事情,笑笑罢了,很少有人能够感受到当时的我们,大家都说班主任都一样。

不一样,真的不一样,感同身受真的很难,毕业后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我只希望,十几岁的我们,不要踏足黑暗,我希望能有你们温柔的陪伴,而不是我独自无力的寻找,我只希望,这样的老师再也不要出现了。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