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自白

天使的翅膀不长毛 6月前 ⋅ 775 阅读

 终于把自己逼到了电脑前,静静的坐下来打着字,梳理一下好久没有梳理过的,乱成一团的,感觉马上要爆炸的情绪。

说来有些可笑,因为周末自己没带电脑,索性又想写些东西,便来到了网吧。期间为了消磨时间来过网吧一次,环顾望去都是男的在打游戏,便又怯怯的退了出去。现在终于安心的缩在网吧一角,带着耳机,蜷着腿,虽然周边环境有些嘈杂,但莫名的充满了安全感。除了键盘是游戏专用键盘,打气字来颇有不便。

该从何说起呢。最近的状态不是太好,工作有点累,带些朝九晚五的麻木。麻木到在上下班挤地铁的过程中,也没有一丝感受。坐地铁的时候大多数是在听歌,听着听着便到了站,有一段时间兴起,想要利用碎片时间来拾起好久没动的英语,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便放弃了。大概是没有目标吧,虽然专八已经考过,但是日常的生活喝工作完全用不到。自己也羞于对众人说自己是英语专业的,还考过了专八。没目标是件很可怕的事情,比如近期的状态。我想要钱,可是钱不能当做目标。工作中想要晋升,却也隐隐的知道,晋升意味着身上要背负着更多的压力和责任,自己在逃避,尽管在某些方面拥有着可以晋升的能力。

一直在逃避,正如也在逃避着写字,逃避着用写字抒发自己的情绪。大概是怕自己什么也写不出来了。好像是这样,自从跟前任分手后,然后被他说自己一直像一个怯懦的小姑娘,只会躲在文字的世界里对世界对人生对命运进行各种攻击。好像在某种程度上知道自己病了,有一段时间好了,但没隔多久好像又病了。麻木确实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好像什么也做不了。那种哀怨人生,感慨时间飞逝的情绪一直存在。我不知道在别人的时间观念里,什么叫快,什么叫慢,我只是任由一周在自己这里过成了一天,一月在自己这里过成了一周。尝试着不去在乎,好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确实,就这样吧,谁的人生不是这样过的呢?

应该是对未来的不知,加重了自己安全感的消逝。前一段时间,我爸出了车祸。没有想象中的爆炸,也没有想象中的冷静。我妈给我发语音的那天,是周五情人节,我记得清清楚楚。没有鲜花,没有巧克力,没有浪漫的夜晚,虽然我有男朋友。回到家依旧要加班做方案,也默默的如众多文章所写的那样,工作除了累点,其实还能被拿来当做挡箭牌。你们秀恩爱,你们爱把生活过的有仪式感一些,那便去吧,与我也没有关系,我还要工作。

 听到我妈说家里出事的时候,没有想太多,应该不是太严重吧,车祸而已,像电视上演的那样,最多是骨折,喝点骨头汤,好好养养应该就能好吧。问我妈伤的严重么,她没有多说,只是告诉我明天回老家,把她要来北京的票退掉,原本订了票想让我妈来北京住几天。发了一句“你好好的”短信,立马定了回老家汽车的车票,是我当时唯一能做的事情。

当时很冷静,没有情绪失控。依旧在做着我的方案。心里竟然在得知家人出了车祸的情况下,还有一个侥幸的想法,终于找到理由请假回家了。自己潜意识里应该是太想休息下了,又或者是太想逃离于这种完全一样的生活模式了。出点小事也好,我可以面对。方案做着做着还是不争气的掉了眼泪。忘了当时又想起了什么,大概是觉得我爸这一生过得太苦了,善良淳朴,辛苦的供养自己的儿女上大学,上天竟然也舍得让这样一个好人经受意外。

早早的赶往坐汽车回家的地方,一路各种问询自己的亲戚让他们照顾好自己的妈,看好她,不要再出别的事情。到了家已是下午。直接拉着行李箱跑来了医院,来了好多人,认识的不认识的,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外面坐成两排。我看向我妈,她脸色灰白灰白的,坐着一句话也没有讲,应该是一晚上没睡吧。好像比我想的要严重,因为我爸一直没醒。

 为什么会发生车祸,现在还没醒? 脑子当时空白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没有考虑周边还有很多自己不认得的人。我是埋着头哭的,我妈原本脸上没有泪,也被我带着眼角掉出一滴泪来。还有我的表姐,大爷,原本都没有哭,又或者是已经哭完,又被我带着一起在哭。我想了很久,也想不通,车祸为什么会发生在我爸身上,人生真的是太苦了。

我哭着羞愧着跑向窗边,因为人真的是太多了,相关不相关的,看热闹或者是帮忙的,乌央乌央的跑来医院慰问。羞愧的原因是作为家里的长女,作为一个已经24岁的成年人,除了哭,我好像什么也做不了,打开自己的银行账户,零且有欠款。

他们有人说,人与钱的关系,通常有两种,一种是面对钱极度自卑,一种是面对钱极度自傲。我想在我心里已经拟人化的将钱安插在了让我自傲的角色中。可能是因爱生恨吧,太渴望而得不到以至于带有轻轻的蔑视。我缺钱,我有工作能力赚钱,于是得到了也没有那么珍惜,没有那么自卑,我想花就花,甚至想过,将自己有的钱抛向空中的那种快感。

我羞愧了,我自责了。哪怕工作之后没有那么任性,认识不该认识的人,又或者像其他女孩子一样,有一种来北京工作,攒钱,最后安心回老家嫁人的心态也是好的。可是我没有,就是那么清冷而又孤高的将自己逼到一点退路也没有。我干嘛要存钱,那种有了钱,然后再任性花掉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我开始反思。

下午三点,每位伤者都有两次家属探视的机会。毫无疑问,除了我妈,我是另外一个必须要去探视的人。后来回想,可能大家都觉得我很快就要变成一个没有爸爸的人了。

 这是我第一次在医院待了那么长时间,也是第一次去重症监护室看望我的家人。当时好像还在抑制不住的哭,我真的控制不住,周边的亲戚都在劝我别哭了。带上口罩,穿上一次性的隔离服,我就进去了。

有呼吸机,有心跳监视仪,我没带眼镜,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整张脸肿着,手也肿着,默默在睡觉的男人。我妈在我进来的时候,跟我说让我多喊几声爸爸,替他加油打打气,也许会醒过来睁开眼看看我。

护士在我旁边一直站着,脸上没有一丝觉得悲痛的神情。

我还是接着哭,边哭边想,这个全身看着都肿的男人应该是我爸吧,我没有认错人吧。对的,他们说是进门之后的第一个。我不敢哭的太大声,怕护士说我太矫情,我不敢碰我爸,怕我再碰触的话,他会脆弱的骨头碎掉或者是怎么样。后来只敢轻轻的抓着我爸的手,轻轻的抚摸,然后喊了一声自己都听不见的爸爸。很显然他没有回我。

待了没几分钟,我便出来了。事后我大娘问我,你喊爸爸了没,我说喊了,她问有回复没,我说没人搭理我。这时我看着我大娘的眼角也开始湿润。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家里人出了事情,有人在有人帮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往常我很反感家里或者身边来那么多人,不管是亲戚还是邻居。不得不说,家里人的凝聚力确实比在城市各种同事朋友的凝聚力要强。那种专属于农村小镇的力量。

好像哭了一天,哭到头疼,哭到变很丑,哭到不在乎任何人的想法。很奇怪的第二天就好了。好像从看到我爸还活着的那一刻就好了。奇怪的是我弟一滴眼泪都没掉,反正我是没有看到他掉眼泪,一滴也没有。反而照样开玩笑缓解气氛。第二天我就决定确实不该哭了,一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二是还会影响大家的情绪,就像我姨对我说的,你得学会控制着点,因为你的情绪也会时刻影响大家的情绪,尤其是你妈。

 第二天一大早,我妈带着我姨,早上六点就从家里出发去了医院,我醒了,但还是很不要脸的睡下了,因为太累了,昨天坐了一天的车,加上又想到自己好像什么也做不了。醒来后下雨了,我舅来接我。

哭完之后反而觉得轻松了不少,我舅看着我好像没事的样子,告诉我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发生时间,地点,以及当时的场景还原。我在自身对于车祸的认知基础上,脑子里还原当时车祸会有的冲击力,被人撞之后会有的疼,而后深呼吸,尝试着冷静看待,冷静接受。嗯,应该是很疼,但是还好,人还活着。

场景也正如我想的那样,后来作死看到路人拍到的车祸视频。5点10分发生,7点20被送入到医院。摩托车和汽车相撞,脑袋磕到汽车的前窗磕出裂痕,然后又重重的反弹到了很远的地方。我爸就那么趴在地上,手肘扶着额头,白衬衫上很多血,同样的刺眼,因为骨头错位,腿已经不成人形的空着。除了一两个下车围观的人,周边人流依旧紊乱不息的前行。对,就那么紊乱不息。不知道有没有帮忙报警的,又或者有没有停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的。第一次感受到了人的卑微和弱小以及冷漠。希望他当时不是清醒的吧,清醒着未免太疼了。我看着都疼。

 距离车祸已经快过去了将近两个月,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写着写着便又变成了追忆当天发生的场景。大概是觉得人生如戏吧,又好像是别人一直说的,生死有命。当灾祸来临时,赶上了,发生就是发生。除了祈祷和祝福,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之前就幻想过有一个点,一个可以让自己爆发的点。爆发着去重新燃起对生活的斗志,哪怕不是为了我自己,为了家人,为了责任。现在这个点来了,我没有想象中的爆发,没有想象中的去奋斗赚更多的钱。即使是在这种特殊节点上,依旧有很多借口横在前面,告诉自己坦然接受已经发生的,坦然接受上天早已安排好的命运,接受早已命定的结局。真的是这样么?觉得自己有些圣母婊,嘴上说坦然接受,却又不停的在谩骂,在愤怒,在默默的抗争,不应该就此到老,不是么?我为自己的懒找借口,为自己的人生找借口,为自己甘愿当一个废物找借口。

写了一路,哭了一路,很舒服也很久违的状态。明天又要开始接着奋斗了啊。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