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曾经吃过了苦,后来再苦也不觉得苦了

王玉山13 10天前 ⋅ 37 阅读

过往人生里,大多平凡生活里的琐碎都会被遗忘,而能留下深刻记忆的,往往是极度快乐的瞬间、不寻常的事件以及痛苦的时光,快乐的瞬间和不寻常的事件能丰富我们的经历,痛苦的时光能提升我们的意志。

母亲出生于农村,有众多兄弟姐妹,她其貌不扬,排行中间,正是那种很容易被忽视的女儿。母亲的10岁到20岁,正值“文革”时期,农村里的每家每户都必须派劳动主力去生产大队干农活,母亲一共七个兄弟姐妹,她排行第三,上头的大哥是长子,因重男轻女的外婆疏于管教,整日游手好闲,大姐因长相颇为漂亮去了生产大队宣传队从事文艺工作,最小的一个弟弟和妹妹还年幼。所以作为中间的三个女儿,母亲和她剩下的两个妹妹便成为了家中的劳动主力,每天都必须去队上出工。

有次她外出去亲戚家帮忙做豆腐,得到了一袋米作为酬劳,她给自己熬了碗稀饭,和上难吃的豆腐渣凑合了顿饭,把多余的米带回补贴家里。然而那一年的年底,全家所有姐妹都做了新衣服,只有她没有。于是她自己去生产队上用自己的工分(当时生产队干农活量的计算方式)提取出几块钱想给自己做件衣服,一回到家钱就被外婆收走了。想到自己为家里省的那些米,想到自己每日干的那些粗重的农活,她一下子哭了,边哭边向外婆吐露自己的委屈,说自己什么粗重的农活都干过,但都没有拥有过,得到的就一句回复 “你身上穿的衣服如果不是我给的,难道还是靠自己出卖身体挣的么”,这个杀伤力满分的回怼永远印刻在她脑子里,至今也不曾忘记。

后来恢复高考,她已经离开高中课堂好多年了,但是仍然利用一切空余时间去复习。白天干农活间隙,她会坐在田墩上看书;晚上去县城一中旁听,总独自一人穿过黑漆漆的小路和墓碑,从未断过。复习时她也会开小差的,大概就是对着书,思维飘远了,想起自己母亲与自己的日常,不知不觉留下了眼泪,反应过来后,再把眼泪一擦继续学习。那时候,她也会时常敦促最年幼的弟弟好好学习,平日里她会尽可能地搜集一些复习书籍。有一次,她从一位教过书的亲戚那得到了本破破烂烂的物理书,如获珍宝地学习,看完后把这本书给她幼弟并嘱咐他也看看。临近高考前的一天,她不知怎么想起来那本书上一道关于电学的经典公式,但印象比较模糊,较真的她长途跋涉来到了在另一个镇上读高中的幼弟那,询问那本书里的公式,“啊,我还没看那本书,被我同学借去了”弟弟说,“我觉得你应该看看,这是道很经典的公式”,她说。俩姐弟去同学那要回了那边书,一起把那部分内容学习巩固了下,她再默默地回家,暗暗期待这个公式可以助她考试顺利。后来她如愿考上了中专,弟弟考上了大学。高考之后,弟弟兴奋地感谢她,幸好她考前来提醒他了,物理试卷里正好有道大题涉及了那条物理公式。虽然当年自己没碰上同样的题型,但至今她谈起此事,脸上还是遮不住的兴奋和自豪。

母亲是个细腻敏感的人,她会记得别人对她的好,也会记住别人对她的不好。谈论起去世多年的外公,她总会提及她高考前,外公特地问她去考试是否有笔写,并把他自己随时带的一支钢笔递给了她的场景,此刻的她眼神里总充满了感动。谈论起外婆,母亲则是一种很复杂的表情,她似乎从来没提过年少时她们母女间有发生过哪些温馨的事情。多年后外婆病重了,再后来去世了,我打电话给母亲,寻思着她跟外婆之间那么“一般”的母女关系,这时候可能不会太过悲伤,没想到电话里她一下子哭了(这与我记忆里一向隐忍的她一点儿也不像),“你外婆病重时,只有我懂点医学知识去照顾她,这时候她才对我说年轻的时候对不起我,可这么迟来的对不起有什么用呢?”她哽咽着说。

退休之后的母亲,总喜欢絮絮叨叨跟我讲她以前的故事,比如刚从医学院毕业时分配到偏远的乡镇诊所上班,晚上都得带着手电筒上厕所,因为那时候生态太好,可能会有毒蛇出现在房间附近;比如跟我爸刚结婚时啥都没有一切靠自己,买个电风扇还得到处借钱;比如把养我哥时失败的经验都总结了下,这才有了后来更好的饲养我的方式。

我成长的道路上,母亲给我倾注了严格但无微不至的爱,她曾说:“当年你外婆对我很不好的时候我就暗暗发誓,我要是有女儿,一定要对她好好的。”她总跟我说,艰苦的经历是人生的财富。现在看来,她那些年少艰苦的经历确实给与了她终身的财富,就是刻苦且意志力惊人。晋级考试期间,她会每晚风雨无阻在下班后学日语到半夜,休息日再去老师家请教学习。无论多晚洗完衣服,她都坚持会把洗衣机洗完大量衣服的水收集起来,用来拖地,。她在医院抓着B超机的手柄连续照了一整天B超,连水都没时间喝,走出B超房间时比她年轻十几岁的同事摸着自己酸痛的肩膀问她不会觉得很累时,她会微微一笑,说不累。

大约是这种感觉:因为曾经吃过了苦,后来再苦也不觉得苦了。人生路上总会遇到各种大大小小的困难,扛过去了,它便能强化你内心的力量,让你从今更加无惧地应对挑战。那些苦难的日子,经过岁月沉淀后,会成为一杯茗茶,在顺境里可以拿出来回味,在逆境里可以激励自己继续前进。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