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灌醉

吃影子的人 9天前 ⋅ 57 阅读

打小我就知道:人活着,绝对不可以没钱。

吃饭要钱,喝水要钱,住房要钱,结婚要钱,生孩子要钱,养孩子更要钱,除了氧气,我想不到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以被明码标价的。哦,在医院吸氧也是要钱的呢,这么看来,世界上所有东西都是可以有价格的。

我就这样一路花着钱长大了,期待着长大后的我,可以挣很多很多的钱,过上童话里幸福快乐的生活。

然而,我今年23岁,即将大学毕业,论文无头绪,工作没着落,口袋没银钱,身无一技之长。

前路茫茫,看不到一张毛爷爷。

大年初一是个好日子,身边一群嗨歌的老友,我默默地看着玻璃杯中荡漾的金黄色液体,一杯一杯地灌下去。

快乐吗,我的朋友们?

或许吧。

没有钱我快乐不起来了。

在醉过去之前,我看到的最后一幕,是我前男友的眼睛。

那是一副很漂亮的眉眼。

眉尾飞扬而干净,双目细长,似刚睡醒的猫一样慵懒。

在一起的时候,我真是爱极了这双眉眼,夜里醒来,借着月光忍不住看了又看。

我喝最后一杯的时候,已经握不太稳杯子了,他把我的酒杯接去,放得远远的,我伸手够了又够,感觉总也够不着。

但最后我还是拿到了,一口喝完,舔了舔唇,对他笑了一笑,不知是得意还是别的。

一个小时后,我趴着他的背上,模模糊糊地听着他和我的发小商量着给我在宾馆开个房间,让发小陪我住一晚,我这个样子,怕是回不去了。

他并不是很有力量的男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有背过我。我到底贪心了一回,下巴抵着他的肩头,在心里有点满足。

我当然没有去住宾馆,像我这样喝醉酒都能清醒的姑娘怎会允许自己第二天在陌生的床上醒来。

我依然贫穷,依然不快乐,醉酒并不能抹去我的痛苦,短暂的意识混沌也不能。但它确实让我得到了一点点快乐。我到那一刻才敢对自己承认:

我和他分手,从来不是因为我不喜欢他了。

只是:两个人在一起,至少一个人得有些什么吧。你什么都没有,我知道的,可是好抱歉,我也是什么都没有。

一无所有的我,连一句:我还是好喜欢你都没有勇气说出来。

钱只是纸罢了,可这张纸可以买来近乎所有你想要的,真的可以。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